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評人陳瑋鑫指被抄襲 三段文字相同 李琬碧否認指控

2015/12/24 — 18:24

《嘻哈芭蕾》劇照

《嘻哈芭蕾》劇照

藝評人陳瑋鑫昨日在 facebook 上發表「公開讉責聲明」,批評另一藝評人李琬碧抄襲其作品,其中兩篇文章有三段文字幾乎完全一樣。李琬碧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否認指控,反指曾懷疑是否陳瑋鑫抄她的文。「我唔止一個 degree,駛乜抄你?」

《嘻哈芭蕾》為今年法國五月的節目, 5 月 16 及 17 日在文化中心大劇院上演。陳瑋鑫的評論,首先在 5 月 27 日見於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 (IATC) 網站;其後李琬碧的文章則在 8 月 6 日刊登在《澳門日報》的「文化演藝」版。比較之下,李琬碧文章最後三段,與陳瑋鑫的首三段幾乎完全一樣。陳瑋鑫於是向《澳門日報》投訴,報社亦以「此文因涉嫌抄襲他人作品」,從網上版刪除李琬碧的稿件。

陳瑋鑫昨日在 facebook 發表文章,斥責李琬碧「把我撰寫的舞評文章首三段直接抄錄」。逐字對比兩文之後,他更發現其文章超過一半文字被「複製」到李琬碧的文章,並佔李文全篇字數的三分之一。陳瑋鑫認為「作為本地資深評論人,實在不忍個別敗類影響藝評名聲」,強調撰文是要「把李女士的惡行公開,讓大眾作出判斷。」

廣告

《立場新聞》今早接觸到另一事主李琬碧,她斷言陳瑋鑫的指控「不是事實」。「我唔止一個 degree,駛乜抄你?」她又強調目前與各大媒體關係良好,並未因此事而改變,反問:「如果你是一個資深藝評人,為何要去搞一個無名小卒?」

李琬碧表示今年 5 月初早已將文章投稿至 IATC、《澳門日報》、《文匯報》等平台,直至八月才發現該文獲《澳門日報》刊登。她反指,IATC 常有「hold 起投稿」的情況,質疑對方「做法有些問題」,甚至一度懷疑「係咪 William 抄我」。然而,該演出在 5 月中進行。李琬碧 5 月初投稿一說,應不成立。≪立場新聞≫向李琬碧要求提供具體投稿日期,唯被拒絕;本網亦就此向 IATC 求證,對方翻查電郵紀錄,指一直未有收到李琬碧關於《嘻哈芭蕾》的投稿。李琬碧強調,文章所有段落都是「自己寫」,重申不再回應事實與否的指控,直言「儘管他如何公器私用攻擊我,我也會堅持寫作。」

廣告

 

附錄:陳瑋鑫及李琬碧的評論文章

陳瑋鑫:詩意盎然的嘻哈舞匯

嘻哈(Hip-hop)舞蹈源於美國街頭,舞者往往在空地上施展渾身解數、比舞炫技,是一種陽剛味極濃的舞種。今年「法國五月」藝術節在香港的首個舞蹈節目The Roots(《嘻哈芭蕾》),編舞家卡達・阿圖(Kader Attou)找來了十一位舞林高手,集眾人之長創作成一齣以嘻哈為中心的大型舞作。但此作卻不只一味激情狂舞,連同編舞共十二位型男的流麗舞姿,更為粗獷的嘻哈添上一絲悠悠詩意。

阿圖領軍的La Compagnie Accrorap一直致力開拓不同舞種與嘻哈的交流融合,從今次《嘻哈芭蕾》的演出所見,除了有典型的嘻哈各式大幅度旋轉(power moves)與定格姿勢(freeze),也有踢躂(Tap)與霹靂(Breaking)的段落,甚至包含跑酷(Parkour)元素,在舞台上追趕跑跳碰,然後以當代舞形式貫穿其中,充分表現出法式嘻哈兼收並容的特色。

印象中,過去「法國五月」藝術節也曾引介來自法國的不同街舞組合,跟古典芭蕾或中國傳統戲曲的同台交流實驗,只不過效果都欠缺理想,不同形式的藝術家各有各演,未能產生好看的有機互動。The Roots就難得可以在一方面讓每位舞者盡情展現其專長舞種,同時亦能在動作及空間的編排上,達到和而不同,又能相互構成各式對話,呈現多元和諧的舞蹈風景。

舞作以一人選播上世紀80年代的士高音樂的黑膠唱片展開,當他把唱針拿開,跌坐於傾斜的沙發椅上陷入思潮,一眾舞者便漸次現身,跳出一段段三至多人的合舞。如此的段落發展結構在全長約個半小時的演出中重複了好幾次:由一人獨舞作始,跟接群舞,然後又再從另一段獨舞延續。坦然,整體演出節奏上由於有點重複,難免令人感到冗長,可是每一次新的段落也會有新驚喜,又令人覺得欲罷不能。

演出中好幾個片段都令人印象深刻,例如一位舞者在長桌上表演踢躂舞,燈光把他的獨舞影子映在天幕上,接著其他九位舞者三三兩兩也跟著節拍爬到桌上,十位桌上的舞者慢慢形成了一個有機的整體,最後向地上伸延,跟另外兩位在地上的舞者連成一體。整段由一個人硬朗的舞蹈節拍而起,伴隨著空靈的配樂,化成延綿溫婉的一團,節奏跟動作都變化俐落,甚為可觀。

而另一叫人驚艷的是中段兩位舞者的獨舞,兩位舞者的肢體舞動固然使人著迷,但特別的是舞台上的黑膠唱片機、長沙發與座地燈,都像是「被魔術師施了法」(演後談時編舞語)一般,在舞台上自動移轉,彷彿跟舞台上的獨舞演者隔空共舞,極具詩意,足見編舞的心思不只著眼於人的動作,連台上各式佈景道具也兼顧重視,玩出新意。

綜觀全個表演,The Roots最難得是把十一位背景各異、獨當一面的舞者,讓他們舞出平衡、不分你我,將街舞常見的舞鬥(battle)概念打破,以不同的群舞組合跟獨舞呼應融和,發展出一段段震撼人心卻不失柔情的舞段。正如演出名稱The Roots所指,編舞透過深探眾舞者之舞蹈根源,在偏向單調色彩的服飾佈景下,交織出繽紛的舞匯佳作。

 

(原刊於 IATC 網站)

 

李琬碧:《嘻哈芭蕾》和而不同多元對話

“法國五月”節目《嘻哈芭蕾》(THE ROOTS)由十一位舞者參演,是夏朗德國立舞蹈中心法國玩酷嘻哈舞團藝術總監卡達阿圖(Kader Attou)編舞的代表劇目之一。作為當代舞蹈神童,阿圖藉追溯嘻哈舞蹈(hip hop)的源頭,重新探索舞蹈的種種規則,建立、重組新的舞蹈語言。以創造的喜悅、憤怒與微笑、雜技、馬戲、節奏、速度與克制、力量和緩慢、太極……帶出有詩意的舞劇,追尋文化的根。

《嘻哈芭蕾》的編舞阿圖是法國嘻哈文化代表人物之一。阿圖無師自通,透過觀察、遊歷和自學,他學會不同舞蹈,並通過融合芭蕾、印度古典舞、嘻哈風格、雜技藝術、現代舞蹈以及視覺藝術,創作出有鮮明風格獨一無二的舞劇。在他的作品《嘻哈芭蕾》中,有十一位不同文化背景的舞者,他們把不同元素如默劇、馬戲、現代舞、滑稽雜耍劇等融入舞劇創作,並把不同的音樂如古典音樂、電子音樂、民族音樂等配合,帶觀眾經歷尋根的旅程。

《嘻哈芭蕾》的舞台設計以日常生活的場景為主,擺在一角的有沙發、茶几、轉盤等家具。主角是阿圖自己,他帶著疲倦的身軀回家,坐在沙發上,身旁是一張桌子、破爛的椅子和一個老式的留聲機。按下留聲機,唱片在轉呀轉,男人進入夢中。回到從前,十一位舞者帶領觀眾探索他的記憶,且一起追溯到嘻哈的根源。阿圖十歲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壁畫,從畫中他看到了十一位舞者在翻滾、鏈接、跳霹靂舞、彈出、不羈地跳來跳去。這是嘻哈的起源嗎?他疑惑著並拿起一本詩集翻看,他看到了馬戲團,這又是嘻哈的起源嗎?一眾舞者便漸次現身,跳出一段段三至多人的合舞。由一人獨舞作始,接著是群舞,然後又再一段獨舞延續。舞蹈配上不同風格的音樂,從勃拉姆斯,貝多芬到電子音樂,帶出詩意的畫面。每位舞者盡情展現其專長舞蹈,形成了多元和諧的舞蹈在空間中對話。

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中段兩位舞者的獨舞,兩位舞者的肢體舞動固然使人著迷。最獨特之處是舞台上的黑膠唱片機、長沙發與座地燈,都像是“被魔術師施了法”一般,在舞台上自動移轉,有如與台上的舞演者隔空互相呼應,極具詩意。佈景和道具彷彿是有生命的,他們有機地與舞者伴舞,在台上隨音樂轉,在空中跳躍。編舞別出心裁的安排,玩出新意也令人難忘。

編舞阿圖不僅僅限於在偏向單調色彩的服飾佈景下,透過舞者動作去探索舞蹈的根源,而且從環境與不同文化交織出舞匯中的體驗。《嘻哈芭蕾》內十一位背景各異的舞者,有著獨當一面的舞蹈風格。他們打破美國嘻哈街舞常見的舞鬥(battle)概念,而是尋求融和扣人心弦的舞蹈日誌。

嘻哈文化的根源來自不同文化的融洽?法國學者費利西亞(Felicia McCarren) 在她的書《法國移動:嘻哈文化政治》(French Moves: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le hip hop)提到嘻哈文化源自當代的嘻哈音樂劇院。她認為嘻哈文化同時是包容和憤怒。做了十年嘻哈文化的研究專案,她指出嘻哈不僅解決社會問題、使不同文化共融,還給予少數民族青年表達憤怒和不平等的渠道。不同於美國,法國嘻哈演出者們並不著重嘻哈流派和流行文化,反而定位於法國嘻哈劇場演出,推崇合作精神。嘻哈舞蹈集音樂和戲劇表演一起,表現美學的風格。

法國嘻哈舞者都面對一個矛盾,一方面他們想把嘻哈文化紮根於藝術表演上,另一方面他們瞭解嘻哈音樂劇場是被公認的行銷工具(marketing tool),用來吸引年輕的觀眾。不同流派的嘻哈表演廣泛地出現,穿插於音樂專輯、電影、節日表演環節和電視節目。於是,法國嘻哈舞蹈劇場並非單純的舞蹈為題,而是發展成敘事式,遊走於真實性和抽象的體裁。法國嘻哈舞蹈戲劇節目並非只讓一小群的舞者和觀眾參與,而是涉及教育工作者、舞蹈編導和社會工作者,並徘徊於傳統劇院經營者和街頭舞者之間。一眾法國嘻哈舞者們都渴望得到政治上、經濟上和藝術上的肯定,努力在為藝術文化事業奮鬥,認真對待社會上的不公,包容他人的質疑。法國嘻哈的“根”有普世的價值,嘻哈文化應散播到世界各地。

嘻哈舞蹈源於美國街頭,舞者往往在空地上施展渾身解數、比舞炫技,是一種陽剛味極濃的舞種。今年“法國五月”藝術節在香港的首個舞蹈節目《嘻哈芭蕾》,編舞家卡達阿圖找來了十一位舞林高手,集眾人之長創作成一齣以嘻哈為中心的大型舞作。但此作卻不只一味激情狂舞,連同編舞共十二位型男的流麗舞姿,給更為粗獷的嘻哈添上一絲悠悠詩意。

阿圖領軍的La Compagnie Accrorap一直致力開拓不同舞種與嘻哈的交流融合,從今次《嘻哈芭蕾》的演出所見,除了有典型的嘻哈各式大幅度旋轉(power moves)與定格姿勢(freeze),也有踢躂(Tap)與霹靂(Breaking)的段落,甚至包含跑酷(Parkour)元素,在舞台上追趕跑跳碰,然後以當代舞形式貫穿其中,充分表現出法式嘻哈兼收並容的特色。

印象中,過去“法國五月”藝術節也曾引介來自法國的不同街舞組合,跟古典芭蕾或中國傳統戲曲的同台交流實驗,只不過效果都欠缺理想,不同形式的藝術家各有各演,未能產生好看的有機互動。《嘻哈芭蕾》難得可以在一方面讓每位舞者盡情展現其專長舞種,同時亦能在動作及空間的編排上,達到和而不同,又能相互構成各式對話,呈現多元和諧的舞蹈風景。

 

(原刊於《澳門日報》 E04 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