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評 Babysitter

2015/6/23 — 23:23

藝評需要照顧到被批評者的感情嗎?這是最近藝評向我敞開的其中一個問題。

自然地它把我引向更基本的問題──藝評的目的(如果藝評需要有一個目的的話)──我相信就是為了在理解藝術的過程中「完美」(那不可能完美的)藝術。

但這是個過於理想(或者還很過時)的概念,而現實往往與理想的狀態保持著一段可望不可及的距離。現實是,藝評變成廣告,用作宣傳藝術家(而不是藝術)的手段。藝評的目的,從面對藝術,轉而滑向了面對市場。藝評是市場打造藝術明星最得力的旗手。藝術家明白到藝評對於打造個人知名度的創造力,紛紛乞求藝評人的認同。於是,在藝術受眾的意識中達成了一個共識,藝評指向的對象(從藝術本身)轉向了藝術家。

廣告

這就裂開出兩個有趣的現象(巧妙的角色轉換):

曾幾何時,人們還在說「做不了藝術的人才去做評論」。如今,藝術家卻主動自降尊嚴地乞求藝評人的認同,期望他們的讚許,渴求他們對自己的創作提出有利市場的金石玉言。以前藝評人依附著藝術家;然後藝術家依附著藝評人;如今相互依附著市場與權勢。誰也不要獨立自主並脫離誰的利益,這叫 win win;輸的只是在他方的藝術而已。

廣告

曾幾何時,藝評人服務的對象是藝術本身,如今卻更多地為(或被代理的)藝術家服務,擔任藝術家的作品的公關與代言人。觀看者不再要求藝評人為了「完美」(那不可能完美的)藝術,而吹毛求疵地針對藝術作品(而不是藝術家)的不足作出批評;而只是期望藝評人能「準確地」傳遞藝術家的意圖與藝術家指定的內容。

所以,作為公關與代言人的藝評人,開始擔任起藝術家的 Babysitter──「保姆」一詞實在難以英文詞彙的相關意思──於是,作為 Babysitter 的藝評人,理所當然被期待要照顧到藝術家的感情。要是、要是、要是你一失言傷害了年輕藝術家脆弱的感情,令他/她們從此對自己失去了信心,長年蒙上心理的陰影,甚至喪失去繼續做藝術的熱情,這種間接損害經己衰微的藝術生態的天大責任你背得起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