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述筆記】今年928,ifva影像嘉年華的「黃衣人」

2018/10/2 — 17:38

吳兆麟《丑角》@ifva影像嘉年華

吳兆麟《丑角》@ifva影像嘉年華

2018 年 9 月 28 日,星期五,晴。

兩年一度的「ifva影像嘉年華」,上星期五在龍和道旁邊的愛丁堡廣場開幕。一群穿著全身黃衣的人,幾個掛滿黃衣的架。他們不是示威者,而是參展藝術家——導演吳兆麟的團隊作品——《丑角》。這日子,這地點,這顏色,不免聯想起四年前的雨傘運動。我心想:這可真是最溫柔的反抗。

官方說法當然非常政治正確,說是要將拍攝綠幕搬到室外,穿著單一顏色衣飾是為方便去背景進行影像直播。為甚麼要把綠幕改成黃色呢?官方解說沒有寫。

廣告

(圖片來源:The Clown 丑角 Facebook)

(圖片來源:The Clown 丑角 Facebook)

廣告

我走到這些黃衣人當中,直接地問了這個問題。團隊毫不猶豫地反問我:「你還記得四年前,這裡發生過甚麼嗎?」他們進一步解釋,指顏色不斷被人賦予各種意義,其實很無辜。比如說,「黃色笑話」意指色情;「黃馬褂」本來只是皇帝近身侍衛的衣著,但被演繹為權力親信之意;而「黃色雨傘」在香港則變成社運的象徵等等。吳兆麟說,作品有機會再做的話,換成其他顏色也沒有不可。至於作品命名為《丑角》,他表示一方面是演員作了一身小丑打扮,意圖為參觀人士帶來歡樂;另一方面,社會上也指是政治丑角多多,但丑角也不過是一個角色,人物會不斷換轉,而角色始終不會消失。正如團隊在「The Clown 丑角」的 Facebook 專頁寫道:「丑角在做甚麼? 就是在你已經開心的時候,提提你其實沒有甚麼值得開心。」

專頁上,我還看到吳兆麟的團隊的直播片段,看到他們將展場的黃色部分掏空,換入各種錄像的成果。他們運用不少新聞片段,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飄揚、佔領行動清場(上方影片大約 5 分 30 秒左右)、英女王出席典禮、啟德機場飛機升降等等。由於錄像放映限於現場黃色部件的平面,所以位置相當有限,觀者不容易辨別片中的歷史事件。在這裡設定下,黃衣人的透明成為歷史的折射。黃衣人愈多,歷史片段就看得愈清楚。團隊在展場內,主要走入人群,鼓勵參觀人士試著拿起黃色道具互動。觀察所見,小孩子似乎較沒介蒂地玩耍起來。大人頂多就自拍 IG 一下,但他們通常更喜歡跟假草地拍照。

金髮小孩戴著黃色頭盔,抱著黃色健身球,玩得高興。

金髮小孩戴著黃色頭盔,抱著黃色健身球,玩得高興。

評析《丑角》有點困難:我一方面欣賞團隊,能夠在這麼「敏感」的日子,在這麼「敏感」的地方,搬出這麼「敏感」的一堆黃色物品,成功做到已經很不容易;但另一方面,我又不免感嘆團隊為了成事,暗渡了幾多陳倉?官方解說可能已經無法明言雨傘運動,雨傘運動的歷史變成了口耳相傳的故事,依靠團隊成員見一個人說一次。要讚許團隊成功過關嗎?但又好像默許了某種創作的局限。更可悲的現實是,這些局限不到我們容許不容許,早已方方面面地滲入城內各種運作,不久之後就成為各人心中自然而然的潛規則⋯⋯擦邊球的藝術,不再是大陸地區限定,而是香港人未來生存的法則。如此一來,我該說「《丑角》這一球,擦得真好」嗎?

(圖片來源:The Clown 丑角 Facebook)

(圖片來源:The Clown 丑角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