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黎世藝術大學 從北角走向亞洲

2015/3/18 — 11:29

(圖:政府新聞圖片)

(圖:政府新聞圖片)

繪畫班、雕塑班、歌唱班、樂器班……說到藝術教育,香港人總會不期然想起一大堆乜班乜班。如果藝術文化源自生活,生活就只有不斷的上課下課嗎?

「這裡沒有課堂,也沒有教學。」北角 Connecting Space 的駐港項目主管 Nuria Kramer 說。

蘇黎世藝術大學去年 11 月,透過政府投資推廣署,在香港北角設立該校首個海外藝術空間。機構定位介乎研究與教育之間,項目總監 Patrick Muller 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直言,學院一直只有校園內的展覽場地,校外經營藝文空間還是第一次。踏出校園,他認為這裡比較貼近真正的藝術圈,「不再是學生、學校合作為主,而是真正與藝術圈發生互動。」機構位於北角地舖,佔地二千尺,裝修時刻意保留簡約風格,務求在舉辦展覽以外,亦方便展示其他藝術形式。「學院的藝術教育以課堂為主,但這裡我們會進行比較輕鬆互動的活動,例如工作坊、展覽等,帶出學習的效果。」Nuria 補充。

廣告

大部分時間在歐洲工作的 Patrick 謙稱對香港認識未深,但見到最近城內有很多事情發生,「一方面藝術市場正在蓬勃發展,例如 Art Basel 之類的大型藝術展進駐;另一方面,公眾藝術也日漸流行,內容暫時傾向政治。香港是一個很有活力的地方,藝術氣氛將會日益濃厚。」

廣告

他又解釋亞洲大計,坦言來港開設藝術空間與學校的國際化策略有關。「近年蘇黎世藝術大學在亞洲多個地方,例如:上海、北京、韓國、印度等進行不同的合作計劃,但一直未有可持續的長期發展方略,所以我們開始構思建立一個亞洲的交流中心。」選擇亞洲,選擇香港,Patrick 認為新興市場不是學校的最大考慮,反而文化背景的差異,造成合作交流的有趣之處。「歐洲大學談論國際化,通常都離不開亞洲和南美地區。當代藝術在歐洲發展多年,創作人包袱較重,反而在新興地區能夠找到比較不一樣的切入點。」

Nuria 外駐接近一年,認為香港人口密度高,緊張的都市生活,深受全球化影響的面貌,是在其他亞洲城市找不到的特質。她來港不久,香港就發生雨傘運動,目擊香港創意力量大爆發,令她更相信落戶香港的決定。「雖然每個地方都有身份建構的過程,但香港面對著那麼強勢的中國大陸,香港人的身份可以怎樣塑成?關於身份的思考,多少會反映在藝術作品上。香港,是面對同類議題的地區中,最極端的例子。」

香港本來生活成本高,主流價值又傾向商業。加上政治環境氣氛的改變,現實條件的種種限制,叫城內很多人都對投身藝術卻步,但 Nuria 卻依然樂觀:「然而在這裡得藝術家,都能夠在有限資源的情況下堅持創作。」

(圖:Connecting Space Hong Kong facebook)

(圖:Connecting Space Hong Kong facebook)

在香港成立亞洲交流中心,Patrick 希望 Connecting Space 不但連結香港與蘇黎世,也匯聚不同背景的本地人促成化學效應。

「本地人或者都常有見面,但未必有很多合作機會。我希望這裡變成他們聊天的地方,成為創意發生的平台。」Nuria 回顧過去一年 Connecting Space 舉行過的活動,總結出四大目標群體──學生、藝術家、藝術圈、鄰近社區。蘇黎世藝術大學的教育背景,讓 Connecting Space 可以成為促進兩地藝術教育的交流平台,例如下星期將會舉行為期一周的「『繁都盛市』國際設計工作坊」,中蘇兩地藝術系講師都會親身分享經驗,並開放給公眾免費參與。研究項目則主要服務歐亞藝術家,讓兩地創作人可以有平台交換意見。Nuria 憶述一次香港藝術家計劃進行非物質藝術作品,而蘇黎世亦曾經有類似的討論,「很多議題,其實是兩地藝術家都共同面對的。」她又強調,藝術空間舉行的大部分活動均不設入場門檻,無論是業界人士還是附近街坊,都可以隨意參加,「我們也很重視與社區的關係,學生下課後常來坐坐聊聊。」她又舉出灣仔藍屋的個案,認為那是 Connecting Space 期望築成的社區關係。

藝術不是數學,沒有對錯,只有不同的詮釋。Patrick 強調蘇黎世藝術大學來港不為傳授知識:「在這裡,我們看到香港人對藝術的另一種追求,我們仍然有很多向香港學習的空間。」Nuria 則認為 Connecting Space 的定位在港少見,「我們既不是畫廊,我們不賺錢;但我們也不純粹是教育機構,我們也關心社區。希望我們所做的一切,不會跟大家的日常生活脫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