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蜷川馬克白》喜歡,但千萬不要太喜歡

2017/6/27 — 10:30

《蜷川馬克白》劇中不乏漫天櫻花的淒美場景,故此劇被稱為「櫻花馬克白」。
Photo by Seigou Kiyota
(圖片來源:文化節目組 facebook)

《蜷川馬克白》劇中不乏漫天櫻花的淒美場景,故此劇被稱為「櫻花馬克白」。
Photo by Seigou Kiyota
(圖片來源:文化節目組 facebook)

Judas:《蜷川馬克白》(《蜷》)人人朝聖,Judas看的是23.6.2017晚上7:30的場次。

台上台下星光熠熠。國寶級大師蜷川幸雄的紀念作品喎,當然要來學習一番。

劇作本身當然很「勁」。製作、改編、舞台調度、演員訓練通通處於最高水平。如果在四十年前,理應得到更高的評價。在四十年後的今天,反應卻好像呈現兩極,有人讚震撼也有人彈他過猶不及,究竟這個紀念作,成績如何呢?

廣告

從美學角度,《蜷》當然好。所有調度靚得不得了,那神壇散發陣陣木香,有冇搞錯咁正都有。還有配合古典音樂的台位調度,劇情節奏緊跟音樂節奏發展,演員可說是在做一齣沒有歌詞的音樂劇,情、景、聲俱備,融為一體而且非常緊密。

如果真係咁正,咁又發生乜嘢事有人唔鍾意呢?

廣告

首先,四十年來,舞台語言已大有不同,現在的觀眾的忍耐力大大降低,關燈轉景的情況可免則免,很多時候,連轉景也燈光火著,演員也帶戲走來走去,也就是說,只要劇情在一景接一景之間仍然連貫,燈便不滅;燈滅的唯一理由就是要觀眾停一停,想一想,準備心情迎接劇情的變換。看官如有興趣,不妨參考 Young Vic 上演 2016 年版《慾望號街車》內的十級瘋狂轉景-

可惜,《蜷》仍是沿用熄燈轉景的做法,而再開燈時,劇情仍然連貫,粗略一數,全劇三小時十多二十個熄燈轉景,雖然製作團隊已經很高效率、很快很爽,將熄燈的影響減到最低,但是,戲斷了就是斷了,有沒有其他做法呢?我未知道,蜷川大師已過身,謎底大槪也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另外,有關演員的訓練。蜷川大師的國寶級江湖地位,很大程度來自他對演員的訓練,這從前年的《烏鴉,我們上彈吧!》應可見一斑,而看蜷川大師亦應由此路進。蜷川的劇場,一次劇作便是一次訓練班,訓練出來的的演員,全身困著一種莫名的忿怒,一身動力無處發洩似的,一上到台便零至一百只需零點一秒,推爆唔該、煽動性強,這亦是蜷川大師有關社會性的劇作(《充滿真情的輕薄》、《烏鴉,我們上彈吧!》)這麼好看的原因。但是,當回歸一個經典劇目,我們會要求一個更張弛有度、更錯落有致的的整體演出。而不是慌死觀眾唔知演員信晒佢的一個一點即著騷。what goes up must come down,推爆我們看見了,若能看見演員收細的時候,處理將更細緻,亦令觀眾有與劇作同呼吸的空間。

再者,此劇可說是「成也音樂,敗也音樂」。如上所述,演員可說是在做一齣沒有歌詞的音樂劇,三小時中,有幾刻我以為自己在看Christopher Nolan,如果沒有音樂,導演好像就不再懂得說故事似的,萬一有導演初哥入場觀看,以為場場有音樂托底咁樣就係好戲就真的大煲了。真的要出個PG家長指引,「本節目涉及過量音樂,有機會學壞師,敬請觀眾留意」。

讀者萬萬不要誤會,這齣戲好靚,真的好靚好靚,這當然是蜷川大師功力深厚而且藝術層面涉獵甚廣的功德,Judas喜歡。但是,以現在的成績看,頂多只能說是一次成功的與當代劇場作一次隔空對話(而且是溝通良好的),和一次值得學習的演員訓練班,卻未能做到超越時代在今天將一眾國際新秀狠狠擊倒。四十年了,我們都進步了,《蜷川馬克白》的勁當然值得學習,但是喜歡還喜歡,千萬不要太喜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