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為藝術悼劉曉波 時代廣場設「零八廣場」

2018/7/14 — 11:38

昨日(13 日)一張空凳置放於時代廣場的公共空間,引來不少途人觀望。卻是為何?原來是為記念劉曉波逝世一周年。行動由本地藝術家程展緯發起,他在該處以椅子及花作悼念,更將該公共空間命名為「零八廣場」。此外,多名藝術家響應程展緯的行動,亦從昨日起一連三日到廣場進行行為藝術創作。

程展緯向《立場新聞》表示,今次他在時代廣場發起悼念活動,原因之一是回應早前劉曉波雕像被投訴的事件。今年六月,社民連成員梁國雄曾在時代廣場擺放劉曉波的雕像及街站。雕像由公眾籌款鑄造,本計劃展示至本月 13 日,即劉曉波逝世一周年。惟街站活動不斷被時代廣場的管理員制止。至本月初(8 日),梁國雄收到時代廣場委託律師發出的律師信,指雕像及街站對時代廣場的客戶造成滋擾,並要求他們在限時內移除所有物品,否則時代廣場將向法院申請禁制令。現時,街站和劉曉波雕塑搬到百德新街行人專用區。

被中共囚禁的《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於 2010 年未能出國領取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方設的一張「空凳」成為其紀念象徵。程展緯故以此為概念,在時代廣場發起今次行動。

廣告

你們趕走了雕像,收起了椅子,然而我相信記憶其實可以不須要形狀,這個廣場,我以後叫它零八廣場。-程展緯

廣告

此外,他在 facebook 撰文時亦提及,期望藉此重提時代廣場公共空間使用的問題。所謂時代廣場公共空間使用問題,可追溯至 2008 年。當時,由於時代廣場將本應是公共空間的露天廣場出租予咖啡連鎖店,因而引起公共空間私有化的爭議。當年陸續有人在廣場進行不同行動,增取外界關注公眾有權使用此公共空間。

昨日擱下的椅子,現已不翼而飛。今日,程展緯一早到時代廣場,試圖尋回椅子,唯保安員說沒有看見,表示一旦找到便會通知他。程在 facebook 發言表示﹕「零八廣場是神祕的遺失公共空間,如經過,幫忙找找那張黑椅,椅上有朶花,花原本是人。」

除程展緯外,亦有不少本地藝術家於「零八廣場」創作,以悼劉曉波。油麻地社區藝術空間「碧波押」策展人三木向《立場新聞》表示,「行為藝術創作人響應程展緯的倡議,連續三天到廣場實施作品。」他表示,預計今後每年 7 月 13 日至 15 日均會返回「零八廣埸」,進行各種活動,「希望恢復我們使用這公共空間的權利」。

圖片來源﹕三木

圖片來源﹕三木

行為藝術家歐陽東(攝:南茜)

行為藝術家歐陽東(攝:南茜)

行為藝術家余榮基(攝:南茜)

行為藝術家余榮基(攝:南茜)

行為藝術三木(攝:南茜)

行為藝術三木(攝:南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