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衝鋒車》難得一見的一大師級作品

2015/4/5 — 17:21

《衝鋒車》劇照(圖:香港國際電影節)

《衝鋒車》劇照(圖:香港國際電影節)

執筆之時,錯過了《衝鋒車》的謝票活動;我非常希望可以出席《衝鋒車》的謝票場,並不是因為我要追星,而是因為我希望可以站著為整個製作團隊拍掌!當然,謝票場還有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通常都是滿座,觀眾的反應絕對讓你像置身劇場,充滿現場的互動,反應也特別高漲。

作為一位演藝學院畢業多年的舞台劇工作者,近年開始電影創作,甚至要擔任評審,一星期看七至十齣不同類型作品,看戲多了,很易令人麻木,只是偶而在鮮浪潮或學校戲劇節看到一些不落俗套、不公式的作品時,會令你精神一振。踏入三月,賀歲檔期過後,好電影真的一浪接一浪,先有邱禮濤的《雛妓》;再來一齣關信輝的《五個小孩的校長》;繼而就是很易走漏眼的李光耀的《暴瘋語》;而劉浩良首次執導的《衝鋒車》更給我久違了的震憾!

《衝鋒車》的大橋就是四位被社會遺棄的小人物,改裝小巴成為衝鋒車,穿起警察制服去打劫一班走「屍」賊;意外地與另一班惡賊撞橋,惡賊們同樣以衝鋒車著軍裝搶「屍」,但視人的生命為無物,以 AK 濫殺無辜。在惡賊與笨賊之間,有一位遺失警帽的低級警員穿插,低級警員從非常執著到衝鋒車事件後而有所頓悟。

廣告

身兼編劇的劉浩良導演,擁有非常高超的說故事能力,劇本細緻有力,對白精警精煉。劇本不一定要真人真事,劇本就是將有可能發生的事寫出來。冒警是有可能發生的;為生活而打劫是有可能發生的;撞橋是有可能發生的;執著是有可能發生的;警非警賊非賊也非常常見;當一切有可能發生的事放在一起,難度非常高,低手會變成堆砌,高手就會寫出一個蕩氣迴腸的故事,觀眾被絲絲入扣的劇情帶動,同情又同意角色的所作所為。編劇出身的劉浩良就是有本事將如此複雜瘋狂的故事建構出來,然後一步又一步為觀眾解構!

《衝鋒車》值得支持不單是因為要撐本土電影,也不是為了撐新導演,而是這是一齣世界級的電影,更是難得一見的大師級作品。《衝鋒車》是劉浩良的導演宣言,每一場戲每一個鏡頭每一個處理也是細緻的,也是在告訴你怎樣砌模型,怎樣砌一個 model,導演通過其獨有的電影語言將香港荒誕的一面呈現出來,特別是在後雨傘革命,人人知道香港人身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荒誕年代,謊言成為統治手段的年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失去真誠及信賴,凡事急功,只看表面,更深一層的關係都變得多餘。香港人的荒誕不就是看到衝鋒車似的就以為是警車,看到穿上軍裝就以為是差人;更甚的是有些執法者穿上警察制服就以為自己是人民公僕,甚至以為自己是英雄?古巨基尋找失帽是非常重要的,帽就是一個人的身份,今時今日,有幾多警員的所作所為是有失身份呢?打份工出份糧絕對不是警察應有的身份。可惜,真心查案擁有神探腦袋最終只能揸小巴來守護法律不在禁區落客!在反智的年代,看《衝鋒車》,會給大家多一點智慧。而這正正就是導演的藍本,導演的意圖,《衝鋒車》只有劉浩良才導得起,今時今日,導亦有道,盗亦有道,非常難得。

廣告

第一個星期的票房,對於一齣電影非常重要,《衝鋒車》絕對不會浪費大家時間,編、導、演俱佳,甚至剪接、配樂、特技也同樣出色,若要改善的話,大概是古巨基的角色可以有更佳人選,《衝鋒車》的 Baby John 的年紀可能更適合,年輕對比一班佬,效果可能更佳。若把《衝鋒車》只看成為娛樂片,絕對是非常好的視聽之娛;若追求黃子華式的笑中有哲理,《衝鋒車》的台詞也相當精警精煉抵死而幽默!一齣不靠資助,由市場決定生死的電影,絕對需要觀眾支持!

香港正置身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雛妓,需要出賣自己;我們也未必可以如那五位小孩一樣幸運遇上好校長;我們更大機會的是被環境迫瘋,即使是精神病院的院長也能醫不自醫;但我們更可以做的是砌自己的衝鋒車,砌出最佳模型!或許 two thumbs up 有點像「俾 D 掌聲自己」,但當自己也不給自己 two thumbs up,自己也看輕自己,又或放棄自己的執著與堅持的話,這個世界其實可以完了。一面看《衝鋒車》一面想起那句非常重要的話:不是因為有希望才行動,而是行動才會見到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