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衣車、火水爐、鋼琴、公仔 羅士廉的片刻感動你嗎

2016/10/6 — 18:29

太多小說或電影情節都是辰回到過去,要去修正錯誤,因為發生過後才知道自己錯過了,但......早前在巨年藝廊舉行的「片刻」(Rebulding Moments)展覽(展期至11月11日)開幕中,聽到藝術家簡單介紹這次展覽作品中,用陶瓷重做出一些曾在家中出現的東西,包括了衣車、火水爐、鋼琴、電話、收音錄音機、電視機、金魚、狗仔Lucky、樹熊公仔等,背後是因為這上都令他想到一些過去未必很珍惜,但原來對自己很重要,或者有著切不開的關係,尤其是有關自己家人,當中包括了母親。

或者,很多人看到這次作品時,包括那衣車、火水爐、電話、收音錄音機等,都會感覺有一種懷舊味道,當然是有懷舊能,對一個生於60年代的人,他成長中的家庭用品,早已和這個年代的人很不同了,00後一出生已是電子年代,筆者小時候也見過火水爐,出來工作也用過modem及fax機,但在年輕一代一出就已是手機或iPad無線上網,不要說fax機,就連錄影機、CD機或MD機都已是歷史文物,所以除非是有「咁上下」年紀的人,如果是年輕一輩看到今次展品,也許真的有一種懷念舊時的感覺。

廣告

就當懷念舊時是今次展覽的主旨,筆者平時不會提議,但今次建議大家看的時候,要花時間去看看放置在旁邊的展品說明,藝術家將每件展品背後的故事中英對照打印出來,再貼在一塊塊薄木板上,因為他將衣車、火水爐、鋼琴、電話、收音錄音機、金魚、狗仔、樹熊公仔等背後包含著他和家人的一段段片刻寫了出來。

廣告

例如小時候家庭不是很富有,但他記著家中是用火水爐的,也懷念母親煮的菜心炒牛肉;他記得母親批准他買一個鋼琴回家,跟了一個失明的老師學彈琴,但最後也沒有成才,但鋼琴又伴他很多年;一個一亞姨送的收閼錄音機,可說是他的最愛,也伴隨他過了很多成長日子;家中曾有好幾部衣車,他記得母親為了家庭生計而要用衣車工作,但更記得那一幕母親在衣車旁問他要跟父親還是母親的一幕;一個母親朋友送的樹熊公仔是他時時候的最愛,但一時掉在梳化底,被母親發現,她在盛怒下把公仔的頭撕掉,他以為母親蠻不講理,後來發現母親原來靜悄悄地將公仔重新縫好;小時候家中不本有Lucky及Dolly兩隻狗,但父親有天將Dolly送給了別人,後來有天發現Lucky被一隻老虎狗咬死,他還記得當Dolly被送走時,Lucky在枕頭上哭泣的樣子......

這些作品其實蘊藏了藝術家很個人的情感,都是他過去一些跟他家人有關係的生活片段,那個火水爐,那隻小狗,那件公仔等等,是藝術家自己的感情投放,或者是一種懷念,或者是一種渲洩,或者是一種道歉,那上發生過,但又錯過了,當時不懂,後來人大了,加上家人離開了,才反思及真正明白到,當時家人的處境及心情。那些一個個片刻,凝在腦海中。

不過,當大家想像及感受藝術家的情懷之後,你又可以透過詰些作品及背後故事,再想像出不來當時一個普通香港家庭是這樣子生活的。

筆者在想,大家看作品時,其實除了它們的形態、物料及技術以外,會不會去感受當中的感情,大家看過作品及展覽說明,知道藝術家的想法或目的之後,是否就如此理性地止步呢,頂多再從專業的美學層面去分析,但又有幾多會用心去感受,原來作品中充滿了情感的呢。藝術作品,創作過程是多麼艱辛,技術是多麼高超,效果是多麼懾人,但如果不感動人,它再美再利害,價格再過,存在的意義又是甚麼呢。

有時候,筆者想看到有人會看到作品時感動到喊的一幕,但一直都沒有發生過。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