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表達自由下的 Carnival 表達自由

2017/2/21 — 16:41

你有無試過突然思考自由的問題?這是第一去在中環的KONG Art Space,因為正舉行版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藝術項目「Carnival」(展期至2月26日),以推廣表達自由,而除了展覽,同期還有舉行網上拍賣、籌款晚宴、表演及其他教育活動。

未去之前,已知道這次展覽的策展人是Caroline Ha Thuc,正正是去年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的策展人,不幸發生了「ICC 倒數機」撤展及懷疑政治審查風波,而今次打正表達自由的展覽又去找她來當策展人,自然引起討論,而在展覽開幕當晚,創作《倒數機》的其中一名藝術家黃宇軒也有到場示威。

其實,今次展覽及拍賣活動集合了這麼多本地及外國藝術家,就算不是全部,理應也有部分知道去年的風波事件,但他們心中如何理解及最後決定參加,筆者不得而知,但筆者覺得至少這「Carnival」至少本質上是知好事,用自己作品去表達對表達自由的支持,在這層面上應該是好事的吧。

廣告

趁大家還有好像還沒有被限制的表達自由的權力,又或是暫時忘記那上在不同界別的自我審查、白色恐怖事件,香港人應去看這展覽,難保有一天我們這自譽為匯合中西文化薈萃的國際大都會,因為種種理由,如愛國、和諧等而進入自由有限的狀況。

周俊輝的油畫《Bubble》群眾好像在高興地慶祝,但如果自由只是身邊的泡沫一樣,美麗但捉不到,一踫即破,就好烏托邦一樣,永遠都只是空想。何兆南(South Ho)的《觀佛》(Thinking About The Buddha)是一個白色小佛像和一張佛像的相片,自觀自在,離開苦難,要他救還是自救。李美蓮(Claire Lee)的水墨畫《The Darkest White》是一片渾沌翻騰的黑色天空,中心卻有一隻細小的白鴿,還是有一點希望。

廣告

黃國才(Kacey Wong)的兩條絞索,一條是金色的銅製,一條是紅色的蠟製,絞索是用來施以酷刑,還是綁住其他人,又或是如人自殺之用呢。還有關尚智放置在升降機門口地上的幾萬個紅色徽章,全紅底金色香港人字樣,帶上就代表了甚麼,不帶又如何呢。林嵐(Jaffa Lam)的《一段善水》(A Piece of Good Water)不只是一片用回收木呈現的一個水面,你聽到及觸摸到的心聲,就彷彿是群眾的心聲一般,是善水還是惡水呢,看撐船的人。

其他令筆者留下印象的作品還有莊偉(Issac Chong)的《在未來,不會再有火焰》(There Will Be No Fire),以一組片記錄了他在2014年在德國柏林的表演,百多張藏人的相片放在地上,灑上白色粉末,再逐一用額頭觸踫,是對故人的祝福,也是對在生的人及將來的人的祝福。

地球上現時仍有很多人仍是生活在備受限制的地方,可以做這樣,不可以做這樣,可以說這樣,不可以說那樣,而香港又如何呢,你覺得自由嗎,自由又是不是你最關注的東西,你又願不願意為了得到某些東西而放棄自由......或者,至少我們對自由問題仍有關心的能力,因為當我們到了忘記了原來是有自由這回事,又或是以為從沒有自由被限制或剝削的時候,那就無得救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