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進𡛕:數算藝術佔住生命多少時光

2015/10/30 — 12:14

【文/圖:Miss Wong;片:Cindy Tang】

你的作品多以素色繪畫為主,有何原因?

由於我使用的媒體都是紙本素描繪畫為主,紙張本身的白色/米黃色自然地成為作品的主要色調。另一個原因是我的創作主題都與死亡有關,靜止(休止)的感覺令我聯想到淡色。起初自己不發現的,當把數年的作品集合來看就十分明顯。

廣告

還有我需要在十分安靜的環境繪畫或創作──身旁沒人聲,加上少許音樂,整個空間好靜好靜。在如此身心狀態下,鮮艷色調便很難進入畫面吧。以這些都是有根據的,之前都看過有關著名藝術家 Paul Klee 和 Johannes Itten 的文章,都是解構關於心理和顏色的。因為創作時很平靜,所以眼晴想看到的會是比較素色。有時買了品質很好的木顏色,但都因為品質太好,色彩鮮艷,令我放棄使用。

廣告

你一直都喜歡繪畫嗎?

我認為不同物料畫的畫都不同,油畫有一種奇妙吸引之處,油彩個性強、顏色鮮豔,但我較少以油畫創作;我反而喜歡混合不同的媒介和材料去繪畫,亦很喜歡素描。繪畫是特別讓我感覺到自己和作品溝通,有點像打羽毛球,一來一往,過程很特別。

 

為什麼你喜歡在創作前作種種統計?

統計這回事,可能跟我曾讀經濟有關吧,還記得當年畢業論文是有關中國外資企業與投資,要收集二十多年的數據作分析。我喜歡做研究,也曾接受訓練,做任何事都要有資料去支持,這背景影響我在藝術創作上,都會傾向先收集資料,然後分析;其實可能一切都是為了要先說服自己吧。

 

可以解釋一下你如何把統計、數據等資料演變成為作品?

我的創作靈感雖然有很多關於數據的部份,但作品都傾向故事性 (Narrative)。

數字對我而言是一些故事,我會「閱讀」那些數字,好像看書一樣 。數字的出現是因為某些事情,例如中國春運數字,就是因為工廠工人回家過年而出現,我會思考其背後的事,例如:工人和家人分開、南下打工的情況、對北方家人的思念、流動人口引伸的社會問題、轉變等……「閱讀」過後我嘗試想像可能的故事,故事帶有人物、感情等。數字也帶有輕重,如顏色的輕重感。

而我本身也喜歡文學作品(我初中第一套看的是瓊瑤的《幾度⼣陽紅》呢),同時喜歡把文本與作品聯繫。我就是這樣把數字、文學,配合視覺元素,再構成影像、「煮出」作品!

統計數字是真實世界的,而藝術很多是虛構和聯想的,我覺得來回於真實和不真實間很特別的──這樣可以減去數字的真實性也可能是加大真實性。

 

可舉例一些你做過的統計和作品嗎?

早年的作品 “Richard, I missed you so much “,靈感來自電影《時光倒流70年》 (Somewhere in Time) ,一個關於時空交錯的愛情故事。故事中 1972 年代的男主角 Richard 愛上屬於 1912 年的女主角,他用盡方法回到過去尋找她。最後女主角活到 1972 年,已經是位老婆婆的她去找 Richard。為了見到的情⼈,等了 60 年的時間,我很感動,亦很想知道這漫長的等待、思念是什麼滋味。

於是我開始收集由 1912 年到 1972 年的年歷,找出每個月的月圓之夜,把這 60 年的每一天按序寫在布上;再以黃色圓點代表月圓日、星期日就用小紅點作記。作品有 10 尺多長,是 21900 天(365 天 X 60 年) 的等待。有人說它是一封情書,而我創作時則時常想起聖經的一段話:「要數算自己的日子」。

袁進𡛕:關於展覽「當煙火升起時」

 

你最近的作品是有關戰爭,為什麼在一個沒有戰爭的地方關注戰爭?

香港港雖然是一個沒有戰爭的地方,但網絡上卻好容易接觸到有關世界各地的資訊/戰事消息、影像或短片,感覺很真實。正因為香港沒有戰事,當我們看到這些震嚇、大量死亡的戰事都會被吸引過來,安坐家中去「了解」戰爭。另一原因是我一直在探討時間、死亡、生命的消逝等議題;對於我,戰爭和死亡好像是同義詞,因此自然所以我很關注戰爭。

 

當初怎樣開始發展藝術之路?

年少時我十分喜歡美勞,會買書自學,做手工送給同學。造式都是無實際用逃的東西,於同學合作的大大小小的活動中,我永遠負責美工,是個剪貼繪畫專員。後來在浸大讀書經濟時,沒有參加很多活動,閒時走到其他學院上堂,偶然上了一個文學院的西方繪畫初階,就這樣開始接觸藝術。

很感激當年教我的何潤江教授,他為我打開藝術之門,透過做一張畫去思考自己的生命、歷史。畢業後投身其他工作,儲夠錢,就跑到中大校外修讀素描及繪畫証書課程,之後再到藝術家谷敏超的畫室學油畫,一學就三年了;後來修讀藝術學院的藝術學士課程,畢業後一直做創作。

 

為何一直走下去呢?

有時想,可能不是自己放棄與否,而是「放棄」沒有選擇我。

藝術學院的老師們帶我走進另一個境界,令我了解更多有關當代藝術和創作:認知藝術是一種語言、是一項專業,亦了解到繪畫不等於藝術。坦白說,繼續走或是站著是因為得到朋友、老師、家人、甚至同事的支持和幫助。作為藝術家,都會面對一些困難,例如租金昂貴、空間小,令創作變得困難。然而,一直堅信任何人都需要文化藝術,就如需要水一樣,它是另類的維他命以保持身體健康,所以一直堅持。

 

繪畫對你有什麼影響?

繪畫使我變得專注,因為要花很長時間去看和形造些微的變化,同時讓⾃已安靜下來,專注力亦提高了。

 

藝術怎樣影響你的生活?

創作過程令眼晴更細膩,小東西如大頭針,我都會留意到,並會想像它的出現的過程、形狀、歷史、可能性;甚至會拆解它,再造的另一個可能性。有趣的是藝術也改變了我購物的喜好,以前可能會買衫買鞋買袋,現在會去逛五金店、文具店、雜貨店、木行等,然後買⼀些奇怪的東西。

除此以外,我發覺自己做事會越來越有計劃,因為很多時要按部就班才能完成作品,否即不能按時展出。但有時間做事又會很無章法,讓自己在過程中碰撞一下。

「小時候我曾參加合唱團,唱歌訓練教懂我要投入感情,才能感動人;令自己學會也把感情投放藝街創作中。」

關於袁進𡛕

部份作品: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