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消失的她們 於境遇之間

2015/10/30 — 13:31

劉衛作品(部分)

劉衛作品(部分)

早兩天到過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及視藝大樓地下的顧明均展覽廳,那裡正舉行「境遇之間」(A Room with a View)(展期至 11 月 8 日),六位本地女性藝術家,包括劉衛、林慧潔、王禾璧、盧婉雯、姚妙麗及羅玉梅的攝影作品,你可否從中看到她們的身份、空間、記憶,從中又可否呈現、延伸及沈澱出香港的時代地圖,正如策展人於展覽小冊子所說,這展覽以往往被視而不見的女性故事,來呈現香港主體。

走入地下的展場就會看到劉衛的作品,是《此》、《相簿》、《福爾蓋特街18號》等系列的相片,家庭舊照片,生活環境的照片,加上一間內被裝飾成 18 至 19 世紀的倫敦老宅的相片,場中放了一張椅子,就好像看著相中那些被記錄下來的人、事、關係及感情,呈現及消失之間,就在這空間中發生。

林慧潔的《證件照, 2002》

林慧潔的《證件照, 2002》

廣告

走上樓,可看到王禾璧的《身份—視像與聲音》,拍攝的是舊中區警署、荔園及余園,被棄置,被拆卸,被活化的空間,都是被消失的空間。對面是林慧潔的《證件照, 2002》及《允許及不允許》作品系列,去到不同地方拍下的證件照,同一個人,但時間、地點、格式、價格,甚至效果及樣貌都不同,是外在的不同,還是內在的不同,明明同一個人,但所有都不同。盧婉雯的《香港故事》系列,不同的景拼貼出,是一個個現實,還是一段段回憶,還是想像呢。姚妙麗展出《送》及《回去失去了的家》,《送》包括三張相片,是名副其實的為住在公屋的兩老送上無敵大海景(海報)、為住在屏風樓旁的人送上陣陣涼風(手提風扇),以及為住在被光污染影響的人送上黑暗(膠板),現實中被忽視的人不分男女老幼,難道身份不同,就代表整個空間都不同。最後是羅玉梅的《垃圾灣、景林邨、植物》、《潤物細無聲,觀塘碼頭,春天》、《黃色肖像》等作品,《垃圾灣、景林邨、植物》中的垃圾灣(Junk Bay)就是將軍澳,燈光打在景林邨的植物上,令植物的影落在乎上、牆上、作品上,垃圾灣生出植物來,那麼將軍澳會生出甚麼,同一個地方,名字不同是否身份及歷史都不同了,垃圾灣也長出植物來,是多麼的詩意。

廣告

王禾璧的《身份—視像與聲音》

王禾璧的《身份—視像與聲音》

被消失的是甚麼?除了實實在在的人或東西隨年月而逝以外,還有不實在的關係及感情,認同感或歸屬感,意義或價值等,因為時間不同,名稱改變,地位差異等等,外在的改變,內在也不同了。消失或被消失的,視而不見或被視而不見的,是女性的故事或存在,還是其實是香港的故事或存在呢。

盧婉雯《香港故事》(部分)

盧婉雯《香港故事》(部分)

其實筆者也喜歡展覽的英文名 A Room with a View,有景的房間,可憐的香港人自小就被教育要有間樓,拚了老命也要供到樓或上到公屋,如果無樓就代表一生枉過,而且要有甚麼山景、海景,但更多都只是樓景或路景而已。

姚妙麗展出《送》

姚妙麗展出《送》

走回地下,你以為是自己坐在椅上看作品,其實是你被其他人看著,你不是看風景,而是成為風景的一部分,但筆者喜歡空的椅子,好像在說成為這空間一部分的景人被消失了一樣,這或者也是在隱約地說出展覽的思想。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