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助或豢養? ── 從台灣文化部停止「藝術新秀首次創作發表補助」談起

2016/12/14 — 18:03

(圖片來源:我的第一個舞台-藝術新秀首次創作發表補助 facebook)

(圖片來源:我的第一個舞台-藝術新秀首次創作發表補助 facebook)

【文:王嘉驥】

記得我曾在2014年11月號的「今專欄」當中,提出對文化部「藝術新秀首次創作發表補助」的商榷評議。時隔兩年,直到近日,我意外在文化部官網看到公告:自即日起,停止受理106年度該項補助之申請。儘管此一公告不無狗尾續貂之嫌,最後補以「回歸本部各類相關補助擴大辦理」之說,但我仍然覺得應予肯定。

此其時矣!新政府就位已近半年,文化部首長確應更具意識且全面地檢討其藝文補助項目暨策略,具體反思,務求精實化與重點化,千萬不該淪落至彷彿地方縣市區公所補貼清寒的作法一般。事實上,諸如此類的不堪現象,確實行之有年,而且繼續存在文化部當中。國家藝文補助思考的重點應是強化文化國力,不該變相或質變為泛政治化的文化酬應及綁樁用途。

廣告

有關青年創作補助一事,政府意在扶植固然是一樁好事,但我也堅持一再提醒,國家經費資源不應過度密集或重複地集中在未來仍然未卜且亟待考驗的「藝術青年」、「藝術新人」及「藝術新秀」等各種疊床架屋的名義之上。具體而言,文化部從文建會時代開始,已於2004年開辦「青年藝術作品購藏徵件計畫」,明訂以45歲以下的創作者為對象。同時,文化部鼓勵台灣藝術家走向國際,對於國際駐村的名額與補助,更從新世紀以來有增無減,且參與者絕大多數就是年輕世代。

同樣地,自2007年以來,文化部固定在「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推出「Made in Taiwan──新人推薦特區」,每年提供八位35歲以下藝術家的展出名額暨經費。不僅如此,文化部掛牌之後,更於2013年開辦「藝術銀行」,迄今投入購藏作品的費用,已逾一億五千萬元的規模──最大的受益者,也是年輕世代。除此之外,文化部轄下還有「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每期送件申請創作、展覽或專案補助的青年藝術家更是數以百計。

廣告

雖然已有上述多項資源,文化部繼續在2013年開辦「藝術新秀首次創作發表補助」。就以105年度所編列的此項經費為例,額度高達1600萬元;但不知為何,還需要編列「委託辦理相關行銷推廣工作」的項目,計400萬元。以我參與過的一次評審經驗來看,該補助明顯淪為學生及業餘者的圓夢計畫,不但成效可議,也有浮濫之虞──也是我當時撰文質疑的最主要原因。

年輕世代當然是社會未來的棟梁,但是,應當如何培養與扶植,有朝一日真正成為時代之大器,這才是思考的重點與關鍵。中央政府沒有必要也不該以浮濫編列經費的方式,一味地只以金錢補助作為手段。這樣的作法不但消極過頭,更容易造成「豢養」的疑慮,甚至弱化年輕世代創作者的心智與企圖心。

因緣際會的關係,我於近兩三年來,較有機會前往並結識中國大陸藝壇一些較受矚目的年輕世代藝術家。他們絕大多數沒有官方的資源可以伸手,至多憑藉自身的手腕與能力,戮力讓自己的作品被看見。撇開富二代不談,中國大陸年輕藝術家所面臨的社會生存壓力,明顯比在台灣更加迫切。倘若他們成家育子,隨之而來的各項生活負擔更是沉重。然而,中國幅員巨大而遼闊,藝術創作人口比比皆是,想要成功談何容易?但也因此,他們一旦有機會或決定以作品投石問路,非得衝勁十足,敢於大膽出手,不僅要有大規模與足量的創作,更須凸顯爆發力與能量。

相較之下,台灣年輕世代現今的生活條件,雖然稱不上優渥,卻因為官方提供了各式各樣的獎助與補助措施,讓多數還不錯的創作者不難維持基本所需。此種氛圍之下,雖不富裕,倒也提供了某種堪稱小確幸的安逸。年輕創作者滿足於通俗與日常所提供的美感,作品流於裝飾、設計或討好的現象經常可見。至為明顯的是,多數年輕世代的創作傾向輕薄短小,甚至錙銖必較,深怕作品規模或尺幅過大。值得注意的是,近幾年來,隨著民間飯店型藝博會的商業模式當道,以及官方「藝術銀行」以購入年輕藝術家中低價位的作品作為訴求,很可能也都影響了創作者生產作品的小資心態。長此以往,這絕非台灣當代藝術發展之福。

政府如何透過文化藝術基礎設施的搭建,為所有藝術家打造更具挑戰與前瞻可能的創作環境,而不是因襲陳腐的作法,繼續將資源過分集中在未來可能反而因此難成大器的年輕世代身上,這是新政府必須注意與深思的迫切課題。

(原文刊於《今藝術》11 月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