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製作與創作的一體兩面──專訪吳達坤

2016/5/25 — 9:30

身兼行政和創作的藝術家吳達坤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身兼行政和創作的藝術家吳達坤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作為藝術行政人員,我總是在冗長的會議中,想著現在討論的是製作還是創作方面的問題。製作是可以傾的,每個方案的好壞,都可以分析可以推斷,但創作,就是每個細節都可以是包含了作者的巧思,而且過程中也不是每個決定都能輕易地用語言或文字去解釋。因此我認為創作上的問題,很難靠討論就可以解決。因此有些人適合去製作,有些人適合做創作,兩者縱然不是對立但所用的思考與處事方式亦是各走兩個方向,而藝術行政,一個包括了製作與創作的名詞,又是否就是兩者的中間點?

在大學修讀藝術,又曾到多個國家做駐村的藝術家吳達坤,同時也是多個展覽和前任關渡美術館的策展人,他會遊走兩個界別,是源於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求學時有一個良好的環境,不同學系的同學都會一起合作,而跟做劇場的同學交流時,就令他認識到創作背後是有很多行政工作的。

2000年畢業後吳達坤都一直有做行政工作,直到2008年,在韓國首爾幫朋友做一個大型展覽,才開始真正用上「策展人」的名義,「其實在沒有策展人這個字眼之前,藝術家都是在擔任同類的工作,他們像是一個coordinator,在機構之間去做一個中間人。」當考慮到過去十年都是在做同樣的工作,加上藝術家朋友的鼓勵,吳達坤就決定掛上策展人的身分,當然,會讓他持續策展的原因也是因為對這件事有興趣。

廣告

現時很多藝術行政人員都是藝術系畢業生,他們選擇這個工作未必都像吳老師一樣是因為興趣,反而是因為當藝術家的不確定性太多,退而求其次所以投入藝術行政的工作,「這樣的情況其實在很多地方都是很普遍,很多藝術家亦曾經先做行政工作,像Jeff Koons為了成為藝術家,早年就曾到MoMA當義工,從中學習美術館的營運,當然也有人批評他這樣目的性很強,不過換角度看,這也是一種方式去理解藝術世界的運作。」他還說到這都是選擇的問題,要專做藝術家、行政又或者所謂跨界,都是要因自己的性格去考量。

當一個創作人,完成作品會獲得滿足感,而擁有兩邊身分的吳達坤就認為當藝術行政人員,某程度也是幫藝術進行藝術生產,完成作品時他也會得到一種肯定,「策展人會讓人覺得應該是支援性的角色,負責幫藝術家,與廣大觀眾、機構和美術館中作為一個橋樑,那我認為兩者的合作應該是,策展人在創作階段是作為藝術家的另一雙眼睛,給予一些建議,是一個伙伴的角色。」這也是創作人當行政工作的優勢,他們懂得與藝術家溝通的語言,也讓藝術家信任,可以放心表達想法,良好的溝通令事情進行時更加順利。

廣告

策展人策劃展覽,又可算是一種創作?吳達坤說思考模式會有類似的地方,但他認為好的策展人還是要讓藝術家能表達他們的想法,「並不能說今天我定了一個題目,我覺得哪個藝術家合適,就把他拉進來就算。」更進一步,就是如何創造思考和對話的場景,推動藝術家跟不同社團、觀眾的對話。

「近年來在台灣也好全世界也好,都會有種『創意集合體』,就是藝術家跟策展人以一個團體的方式去工作,他們可以一起工作,做展覽,也可以一個人工作,單打獨鬥也可以,這樣的方式會比較多元。」吳達坤亦很熟習這種工作方式,他舉例說2003年《夜視‧臺北》,就是他和胡朝聖、陳永賢等以團體方式所策劃。各種團隊的出現,先要有讓他們聚集的地方,像吳達坤在學校裏,又或更早之前的藝術家會在沙龍交流,都是一個平台讓不同領域的人一起發生更多事,吳認為如何開拓更多平台,讓不同界別的人交流,這個才更重要,亦是他一直在進行的事。製作與創作並非一定要由兩種人擔任,事實上現時所謂的跨界創作人,由以往就一直存在,藝術圈的多元發展,重要的是各方能對彼此角色有多點了解,甚至有參與過的經驗,當面對問題和執行計劃時,也可以更靈活的處理。本月31日,他將來港出席「2016文化領袖論壇」,屆時將會分享身兼創作人和藝術行政的心路歷程,有興趣可登上 http://www.hkaaa.org.hk/ 作詳細了解。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