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九推街頭藝術 用家學者憂缺社區連結

2015/4/28 — 19:31

(圖:西九管理局)

(圖:西九管理局)

旺角西洋菜南街、銅鑼灣時代廣場、尖沙嘴天星碼頭,街頭藝術遍地開花,從過往小眾表演活動,漸漸成為市民生活一部分。

「有這個文化,卻沒有這種許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營運發展主管(表演藝術)莊正文今午出席公開活動時解釋,近月西九公園推出的街頭藝人發牌制度,正是一個向藝人授予認可的方案。

文藝復興青年節今午舉行文化政策研討會,發表一份關於香港街頭表演的研究報告,題為「我們的遊樂場」。六名研究者曾參與 2013 年文藝復興基金會舉辦的夏令營,其後成功申請利希慎基金,以一年多的時間完成報告。報告提出港鐵站範圍及西九文化區可作為發牌制度的試點,後者與早前公佈的西九公園管理附例呼應。

廣告

《我們的遊樂場:香港街頭表演研究報告》報告人鄭曉彤 (Mandy)

《我們的遊樂場:香港街頭表演研究報告》報告人鄭曉彤 (Mandy)

廣告

負責研究計劃的鄭曉彤 (Mandy) 認為,西九文化區是屬於城內的公共空間,「文化區」之名僅在反映區內較強調文化藝術。研究團隊又指,當局早前提出的《公園附例》考慮時間、音量、距離等標準,與外國現行制度相似,是良好的嘗試。未落成的西九,Mandy 坦言猶如「烏托邦」,但承認文化區與附近社區抽離,成為發展街頭藝術的障礙。

街頭音樂人香蕉奶在會上分享表演經驗,認為與執法人員的衝突最令人困擾。他憶述一次約 5 小時的演出,曾遭警察查問上 6 次。執法人員態度差異也大:有人只是要求出示身份證,有人卻要求離開。法律系畢業的他又指,在港從事街頭藝術可能觸犯多項法例,例如:阻街、噪音等。

「簡易治罪條例甚至列明,不可在街上演奏樂器。如果警察搬出這一條,街頭音樂人是無法逃脫的。」

香蕉奶後來得知,街頭藝人可以向警務處處長申請豁免。他曾經在網上搜尋申請表格不果,致電警署被告知表格沒有電子版本,申請人需要親身索取。

街頭音樂人香蕉奶

街頭音樂人香蕉奶

「現行法例相當落後,無法配合街頭表演原來很自由的本質。」香蕉奶總結。相對而言,他樂見西九公園提出的《公園條例》(草擬),認為比現行法例「行得更前」,例如噪音標準定在 85 分貝,較現時《噪音條例》的「有音響器材,有人投訴」便成立的做法客觀,寄望西九公園可以「試水溫」。

街舞者 Ling 卻不甚樂觀。她同意西九發牌制度的建議是正面積極的表現,但認為做法會「將我們圈回去」。她擔心未來西九公園的情況,有如現在起動九龍東的「反轉天橋底一號場」──環境好,但人流少。園區配套不便,最終只有圈內人知道,亦只有圈內人參與,Ling 恐怕西九無法「將我們帶出去給市民。」

「西九不是街頭。」香港大學香港研究系總監朱耀偉教授一方面肯定西九文化區推動街頭表演的取向,承認計劃能夠給予香港青年人活動的空間,但另一方面從文化區的根本提出質疑。

朱耀偉指出西九文化區是一個橫空出世的空間,出世之後要「打通」與鄰近社區脈絡,才能展開對話交流。他提出街頭藝術需要流動性:如果街頭藝人永遠只能在街頭演出,無法打入主流文化創意產業,則會造成「街頭藝術貧民區化」。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營運發展主管(表演藝術)莊正文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營運發展主管(表演藝術)莊正文

西九文化區的莊正文重申,街頭藝術是合法行為,只要使用者尊重指引內容,甚至「連投訴都不會出現」。她又認為香港一直都有街頭表演的文化,只是缺乏認可制度。西九公園的發牌制度不是要限制演出,而是為藝人提供安全而有許可的環境進行表演。牌照亦分兩種,一種開放所有人申請的一年期許可,另一種則是十年會員制(西九文化區街頭表演者計劃)。她強調申請不作任何政治和內容審查,會員制設有遴選亦只是「西九追求卓越(藝術)」的表現。

西九公園管理附例,對於街頭藝人發牌制度的草擬

西九公園管理附例,對於街頭藝人發牌制度的草擬

莊正文在會上又提到,之前與部分街頭表演者見面,收集得來的意見,將於《公園條例》的第二稿反映。西九文化區的苗圃公園將於今年 7 月開放,一年期的街頭藝人發牌制度亦會同時試行。參與西九在 8 月 9 日舉行的「自由躍」的街舞藝人,將會自動加入西九「街頭藝人」名單,享有一年在區內演出的許可。

一瞥西九,至今仍然是一片工地。莊正文放眼未來,相信鄰近三個地鐵站加上高鐵通車後,將會成為區內人流匯聚的熱點。香港沒有文化局,也沒有文化政策,更遑論對街頭藝術的關注。在這樣的情況下,莊正文說:「作為文化區,我們需要先踏出一步。希望《公園附例》可以作為日後法例修定的參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