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環海味店鐵閘的塗鴉

2017/2/6 — 13:11

早幾天還是農曆新年假期尾,不少人已放完公眾假期,需要重新工作,但也有一些店舖仍未開。筆者經過西環海味街時,那裡的海味店仍未開,而其中一間德成海味的鐵閘被噴上一大幅塗鴉作品,看到是出自Smile Maker和Devil兩個創作單位,很有傳統風味,有一個漁民,一隻帆船,再加上一些古色古香的村屋,搭上一個海味街的招牌。

筆者開初以為是塗鴉藝術家的快閃活動,因為這些年來名正言順的塗鴉活動其實不是很多,筆者記得有搞了好幾次的HKWalls,而有一定規模的塗鴉展覽就是「不多」,如果和其他藝術比較的話,塗鴉在香港還是被視為很街頭,是年輕人文化的,不是正統的,是非法的。因此,看到海味店鐵閘的塗鴉作品,以為又會被海味店職員或康文署員工立即洗掉。

廣告

後來,筆者問過一些朋友,原來這不是快閃行動,應該是由香港青年藝術協會搞的城市閘誌計劃,難怪筆者記得之前在上環太平山街的光華印務,又或者灣仔太原街一兩間鐵皮檔,都曾看到有 Smile Maker 的塗鴉作品,不知是否也是在這個活動之中呢。

廣告

忽發奇想,如果有個計劃能結合某條街的店舖,整條街的店舖的鐵閘都被畫上塗鴉,當所有店關門落閘時,那個景況也應該頗有氣勢的了,但筆者也知道其實可能性是非常低的了,成本是一個問題,另外很難邀請一條街的店主都肯給你在其鐵閘畫塗鴉,除非他本身就是個塗鴉藝術家或愛好者。不過,就算成事,筆者可以想像到會有市民投訴,因為塗鴉作品的內容太前衛太敏感,之後又要用油漆覆蓋。

或者,在一方面希望更多人接受塗鴉這種藝術創作,一方面又不想塗鴉藝術為了讓人接受,失去了其存在於街頭的意義,不是為了美化,而是一種獨立自主的聲音。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