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見熱誠思考 期待完整面貌 — 評《舞人習作 2019》

2019/1/30 — 14:03

近年,香港年輕藝術家銳意在作品中,實踐自己的探索,例如有慣用文字創作的劇場導演,創作無言劇,擴闊形式界限。《舞人習作2019》的四位年輕編舞,雖科班出身,熟悉現代舞,此次卻以實驗的肢體動作,結合文字、音樂、燈光、服裝、多媒體設計等媒介呈現作品,將其關心的議題放到最前。若以寫作比喻此次演出,這四篇作品,有些內容較為零碎,有些字體工整漂亮,有些揮筆疾書,有些則是主題深奧,篇幅不夠。四段草稿均見創作者的熱誠和思考,只待時間淬鍊出更完整的面貌。

雙人舞的舖排和角力

〈橘慾城市〉和〈毛鬙鬙〉同為雙人舞,筆者認為前者設計較多,「跳」得較少。〈橘慾城市〉的序幕,由一個橘子從右舞台滾出開始,既是編舞也是舞者的陳俊瑋(Ivan),早已坐在觀眾席,跟觀眾一起看著橘子,製造懸念,引起觀眾對演出發展之期待。突然他像獅子看到獵物般,咬起橘子將它送到觀眾面前,及後他用了地鐵的錄像,再節錄劉以鬯的小說《酒徒》,描繪都市人的寂寞。筆者認為目前錄像和文字呈現選擇不夠立體,場內氛圍似是安靜多於跟創作主題有關的、城市中的孤寂。及後,舞者伍美宜出場後,用電筒照著Ivan,光線和舞步製造出一場男女角力,配合舞台上方以電筒照進喉嚨的錄像,使人留下深刻印象。可惜未有在此深入發展更多舞蹈動作,又轉由另一段游靜的《航向崖邊的我》文字節錄表達慾望。

廣告

陳俊瑋〈橘慾城市〉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陳俊瑋〈橘慾城市〉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廣告

〈毛鬙鬙〉的編舞及舞者曾景輝(Terry),在舞台上為自己設計了一場面對恐懼的遊戲。舞台後上方,紅燈黃燈交替亮起,台上瀰漫風聲鶴唳的氛圍(此段音樂的呼吸和停頓位做得很準確)。Terry穿著近三十公斤的假髮從右後舞台出場,雙眼被假髮遮蓋,只靠感覺記認方向,環繞半個舞台,走到中間原地跳,以第一身表示,雖然他也是有毛髮的動物,但身陷對毛髮的恐懼之中。筆者欣賞這個選擇,原因是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舞者,選擇不用身上已有的技巧,而是捕捉情緒的節奏,直接而原始地描繪恐懼的狀態。不過,筆者認為服裝或可再作考慮,現階段冗重的黑色假髮使舞者不易移動,原地跳的時候,舞者需要相當費力才揚起假髮,不利發展其他動作。當Terry不斷轉圈,意味蛻變與重生,再脫去身上的假髮,亮出一身紅色噴漆的身體,台上又再跳出另一隻毛髮動物,意象明顯,以血肉之驅跟毛髮動物決戰,音樂風格變得佻皮,這一場征服毛髮動物的追逐和角力,提出人在逃避以外,其他與恐懼共處的方式,意念有趣,假若此作品能發展下去,筆者期待更多這段「編舞想像中的血戰」的細節。

曾景輝〈毛鬙鬙〉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曾景輝〈毛鬙鬙〉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對人性的質詢和關懷

〈人型研究所〉的創作主題是「甚麼是人之本質?」。在現階段的作品,可看出編舞樂知靄(Shirley)還需要更多時間梳理和思考,要更深入地回應此問題。五位舞者的默契和存在感,的確使是次演出更吸引,大部分舞者飾演人工智能時,臉部表情和身體的反應非常有機,可見他們對此主題有屬於自己的理解。最令人揪心的是結尾一段:一個男舞者跪在下舞台,另一女舞者在他的斜上方無聲獨舞,其他三位舞者扮演人工智能,以機械的聲音先後重覆:「你好,有咩可以幫到你?」﹑「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扮演人工智能的舞者能夠發聲,但獨舞的人卻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無助和孤寂之聲,餘音裊裊。李家祺的〈忙忘〉,以現場音樂主導,製造都市吵鬧和回歸內在的寧靜的對比,同時控制舞者動作的速度。家祺在作品結尾,頑皮地結合中場休息的錄音,模糊現實與作品之間的界線,讓觀眾參與創作。作品即將結束時,現場音樂先播出「現在中場休息二十分鐘」的錄音,舞者和現場樂手仍留在舞台,穿梭於觀眾席,觀眾不敢離席,五分鐘過去,現場音樂再播出「現在中場休息十五分鐘」,編舞希望觀眾思考的是:「你當下最需要的是甚麼?休息?還是觀演?你得要為自己做決定。」

樂知靄〈人型研究所〉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樂知靄〈人型研究所〉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李家祺〈忙忘〉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李家祺〈忙忘〉
(攝:Mark Lam;圖片由 CCDC 提供)

觀賞場次:1月19號 3pm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