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她倆聯展「遷居貳式」 讓喜歡搬屋的港人經歷情感適應

2019/1/25 — 13:13

搬屋對你來說是甚麼?細屋換大屋?大屋換細屋?移民留學?只是因為布需要而做的行為而已?抑或是代表了自己或家人生活水平及環境的改變?還是向自己的習慣、回憶及人際關係說再見,之後又布重新建立呢?或是你只想到終於有錢買樓或抽到公屋可以上樓這麼幸運又幸福呢?

早前到了Karin Weber Gallery看剛開幕的聯展「遷居貳式」(Place To Place)(展期直至2月16日),展出了兩位本地年輕女藝術家——吳嘉敏(Carmen Ng)及何幸兒(June Ho)的作品,前者在2011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後者在90年出生於中國,2015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童年移民來港。

停留、離開、停留、離開......或者可以視為一種遊歷的過程,只是時間比一般旅行、公幹或留學長而已,除非你是搬屋愛好者,而又或是為了避債主、戰爭或有其他特別原因。搬屋,從一個地方到另外一個地方生活,是代表心理上要經歷從熟悉、陌生及再熟悉,也是情感上建立、切斷、再建立的過程。

廣告

或者,看她們二人的作品,可以看到對離開及定居,由陌生至認識等等的不確定、焦慮,又或依戀等的複雜情感呈現,好像是吳嘉敏的兩幅《風景留白》,透過窗花看到其他屋苑大廈,那些樹、行人通道上蓋,甚至是其他窗戶的物件,細緻得有一種新聞紀錄味道,筆者也十分喜歡可以從防盜眼看到的鐵閘——《窺探過去》,又或好那本畫出來的,但是用久了的英文字典——《褪色讀物》。而筆者也很喜歡何幸兒《村校日常》、《看鵝》、《樓下風景》及《路邊花火》四組由版畫、Chine-Collé(裱貼)及鋼板組成的畫,看到好兒時及現在的生活,而鋼板毫好像是屋邨中貼在牆上的金屬告示標牌。

曾看過一篇文章,說搬屋一點也不件小事,因為有外國大學教授的研究發現,很多抑鬱症患者病發前,都曾面對生活轉變,其中一樣較常見的就是搬屋,因為搬屋涉及的人力物力都很多和繁複,令人承受很大壓力,而搬進新居後,家人都未能適應新的環境,壓力大大增加,若能好好適應,精神情況會慢慢好轉,但如果一下子生活上有太多轉變,一時未能適應過來,壓力「爆煲」,或引發抑鬱症。 除了搬屋,離婚、失業、喪偶等都是增加壓力的生活事件。

廣告

轉換環境,不只是轉換心情而已,而是要連作息習慣、鄰里關係等宦要重新開始過,精神及行為上宦辰來一個restart,說得重點就是重新做人一般。筆者也曾搬過幾次屋,但好飲忘記了那些陌生、不確定、焦慮、壓力等感覺,但看到那些作品時,如《風景留白》,好飲自己重新去認識新環境的遙遠 感覺,又好像回來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