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展筆記】橫濱三年展 2017

2017/8/17 — 21:29

AI Weiwei, Safe Passage, 2016, Reframe, 2016, Installation view at Yokohama Museum of Art, Yokohama Triennale 2017, [Credit] Photo: KATO Ken, © Ai Weiwei Studio, Photo courtesy of Organizing Committee for Yokohama Triennale

AI Weiwei, Safe Passage, 2016, Reframe, 2016, Installation view at Yokohama Museum of Art, Yokohama Triennale 2017, [Credit] Photo: KATO Ken, © Ai Weiwei Studio, Photo courtesy of Organizing Committee for Yokohama Triennale

月初去看橫濱三年展。

橫濱早在 1859 年已經開港,是日本近代對外接觸的窗口。大概是趁此歷史之便,主辦方搞「國際藝術展」,也名正言順以「國際」立場考慮問題,極少「落區」。策展人也白紙黑字稱展覽回應歐洲難民、英國脫歐等等。當然你仍然可以問,為甚麼日本要回應地球另一邊的問題;也可以質疑,難道日本自己就沒有問題要你處理嗎。這些質問都是合理的,但我以為,橫濱三年展的做法最少比強行將地區與國際接軌的展覽(是的我在說你,愛知三年展),令人感覺舒服得多。

大概類似於,你話你搵食,ok 的,無問題,你咪搵食囉;但你不要同我講,搵食其實是為道德理想。咁我會想打你。

廣告

本文速記觀展感想,評論文章後上。

廣告

這隻龜是加拉帕戈斯象龜,呼應三年展主題「島嶼、星座與加拉帕戈斯」。唔知大家記唔記得 Lonesome George,就係佢。

用象龜來比喻日本文化與國際接軌的狀況,掂啊。

封面圖是艾神的作品,專講難民問題。作品是舊作,之前已報道過,但睇真品效果有點不一樣,大概可以說是更強勁。不過我個人對艾神作品這種力度很反感,大概是因為他的招式永遠就是大堆頭。救生艇,要好多條;救生衣,要好多件;河蟹,要好多隻。大佬,好那悶啊。好那悶都唔是問題,這美學風格同強國人爆買有甚麼分別?都是要多、要大、要威。我死也不要推廣這種美學。

艾未未好那煩的作品「河蟹」 (2011)

艾未未好那煩的作品「河蟹」 (2011)

但我喜歡這件作品,Christian Jankowski 的 Heavy Weight History (2013)。搵幾個舉重選手一齊抬波蘭華沙的公共雕塑,再當做運動比賽般找旁述來評論。抬的都是有歷史意義的雕像,比如華沙條美人魚,美國前總統列根等。睇的時候覺得好鳩,但又可以感受到抬雕塑這行為的歷史感。兩種感覺撞埋一齊,覺得好好笑,應該係類似睇黃子華那種幽默感。

話說回來,有些雕像抬唔起的,如列根,因為太重。抬得起定抬唔起,當然純粹同雕塑重量有關,而唔係歷史重量。metaphor 呢家嘢,有時係咁,咁先好笑。

Christian JANKOWSKI, Heavy Weight History, 2013, Photographer: Szymon Rogynski, Courtesy: the artist, Lisson Gallery

Christian JANKOWSKI, Heavy Weight History, 2013, Photographer: Szymon Rogynski, Courtesy: the artist, Lisson Gallery

這件是青山悟的 News From Nowhere (2017)。咩話?你響歷史書睇過類似的圖?係真唔係?睇多眼?

睇唔睇到呢班友片緊嘅係 Le Pen 同 Macron。係啦,作品副題係 French students protest both Marine Le Pen and Emanuel Macron。睇的時候覺得有趣,亦為現在這個時代加添一股歷史感。就是說,他朝歷史書怎樣寫這個時代呢。當然你首先要問,到時是誰寫的歷史書,Anyway,天滅中共。

另一件很讓我感動的作品是 Ragnar Kjaratansson 的 The Visitors (2012)。坦白說睇到我有點眼濕濕。而其實作品沒有甚麼 narrative 的,所以那不是韓劇絕症式的眼濕濕,而是(我覺得)更深刻的感動。

要拆這種感動,要開長文,這裡就唔搞了。只想說,這作品是由九個 video 組成,每個 video 入面都有一個人(除了一部是一堆人)在獨奏,但他們的 soundtrack 加起來就是合奏。最後這些人演著演著會離開畫面,然後在其他畫面出現,join in 其他樂手。這時候你才知道,原來他們身處在同一間屋的不同房間!

我覺得獨奏 vs 合奏,單人 vs 多人的碰撞,是令我感動的地方。

但感動歸感動,還是要說一句,最後全部人一齊往草原走去的意象真係好老套,簡直是老套地獄。好在 Ragnar Kjaratansson 無睇過 TVB,如果唔係佢一定會安排埋樂手燒嘢食同跳起 yeah。

這個是我,我在睇 VR,那是 Don't follow the wind 關於福島的錄像。我本人對 VR 好感興趣,可能因為感覺有點似打機,睇得好開心,覺得好奇妙。當然諷刺的是,對福島的事是不應覺得開心和奇妙的。這是藝術常有的諷刺。 

這是藝術家 Sputniko! 的作品,唔好意思我唔記得個名。作品是在 google 輸入 why is XX,然後睇下有咩 result。XX = 地方名。好老套的形式,但橋唔怕舊,最緊要受,還是有很多國家的人跑來看自己國家如何被呈現。當然也包括香港國的我。

By the way,free 你條名、rich 你條命啊,即便是偏見也太偏了吧。

這是 Mr. 的作品。我無興趣將之解釋為甚麼 superflat 甚麼經濟乜乜乜,我承認我影相只因我毒,同埋因為我有一個 kaikaikiki 的攬枕。 

展覽很大,一日睇唔晒,但無計,我只有一日。晚上去壽町睇 OUT OF TRIENNALE。那是一個在意識型態上與橫濱三年展抗衡的小展覽,在一個地盤舉行。這類另類聲音在日本藝術界很難得。順帶一提,壽町好雜,類似香港的砵蘭街,所以好好玩的。 

同場加映討論會。戴帽的是我系老師毛利孝嘉,中間的是出書狂插日本 ART PROJECT 的藤田直哉。觀眾好多是壽町人,飲醉酒的阿伯插咀兼搶咪唱歌,場面混亂。

總括來說是很有趣的展覽,我建議大家去睇的。至於如果你問我,香港搞到咁,點解仲要睇有趣的東西,sorry 我答唔到你。

--

橫濱三年展2017:島嶼、星座與加拉帕戈斯

(ヨコハマトリエンナーレ2017:島と星座とガラパゴス)

展期:2017年8月4日至11月5日

場館:橫濱美術館、橫濱紅磚倉庫1號館、橫濱市開港紀念館地下

主辦:橫濱市、橫濱市藝術文化振興財團、NHK、朝日新聞社、橫濱三年展組織委員會

策展團隊:逢阪惠理子(橫濱美術館館長)、三木 AKI 子(策展人、貝尼斯藝術之地直島國際藝術總監)、柏木智雄(橫濱美術館副館長、首席策展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