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影小記︰《STAND BY ME︰多啦 A 夢 3D》

2015/3/3 — 16:49

《STAND BY ME︰多啦 A 夢 3D》(山崎貴、八木龍一導演,2014)

《STAND BY ME︰多啦 A 夢 3D》(山崎貴、八木龍一導演,2014)

「不是影評人」葉七城說這故事複雜過基斯杜化路蘭 (Christopher Nolan) 的《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2014),我同意,特別是雪地救靜宜一場,記憶竟可在兩個人腦中實時傳送(而且是兩個不同年歲但處於同一時空的自己),科學上難以理解,而一個人說相信從前的自己,同時也說相信未來的自身,這一點在心理學、人際關係甚至哲學上也大有思考空間。你相信從前的自己(又或眼前人)嗎?你相信未來的自己(又或眼前人)嗎?霎時間,可能很多人也說不上來。

葉七城的文章點中了《叮噹》故事歷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為何大雄一定要娶得靜宜才算找到幸福,他 deserve 有這位完美的伴侶嗎?有沒有人站在靜宜的角度想,為什麼她要和一個 loser 在一起?……讀得懂這個故事,也令我心如刀割:這是關於靜宜的大愛,如何無私地去愛,去包容一位一事無成,只是心地有點善良的男人,她可以有更好的選擇,但她選擇了大雄。」

可是從上述角度看,一個義無反顧、一心一意相信從前與未來的自己的人,縱是愚魯,本身就已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幸福如大雄者,自然也容易吸引值得獲得幸福的人。大抵這也可稱為傻人有傻福吧?事實上,大雄從小就一心向著靜宜,他沒懷疑過靜宜會變壞、變心(這才是靜宜最難能可貴之處,多少好女孩進入社會後變了另一個人),他只是卑微地想為靜宜求幸福,那怕他不能給對方才智的愉悅、物質的享受、言語的甜蜜,但絕對的真誠與信任,卻也是任何所謂「幸福」皆不能代替者。靜宜自己一個人,甚麼「幸福」都有能力找得到,但真誠與信任,在成人世界最是難能,完美如出木杉,也未必待人待己始終如一也(因此,成人版出木杉的長相與童年時相差甚大,遠逾其他輪廓鮮明的角色)。

廣告

葉七城又說「最令我心痛是,大雄還是不明白,最該留住的,是叮噹」,謬矣,這電影最後半小時說的不就是大雄心繫叮噹的故事,希望與叮噹一直做朋友的故事?其實,大雄珍惜叮噹的心,待他倆最親的靜宜又豈會沒看在眼裡,靜宜欣賞大雄的,必然也包括這一點;叮噹說大雄甚麼都不行,唯獨是待人好這一點可貴,是矣。當然,這是「童話」故事,現實中,比大雄聰明的我們其實沒一個比得上大雄,而世上也無完美無瑕如靜宜者。也許,唯一最可能出現的是叮噹,因為,人生中,總有幾個這樣的朋友,無論你變與不變,他們還是會在你身旁吧。因此,珍惜朋友,珍惜所有愛過你的人﹗

廣告

◆後記︰第一次入場看劇場版《叮噹》,想不到竟是如此感動,雪地救靜宜、叮噹說再見兩幕,我也幾乎忍不住淚水。說實話,我對林保全先生不算特別有愛,但最後一次,還是想多聽他的聲音,這也是許多香港人的心聲吧,事實上,我意想不到戲院觀眾有那麼大的反應,身旁不認識的女生哭濕了整包紙巾,院內有數歲小兒邊看邊笑邊問傻事,觀眾也隨之而笑,沒有怪小孩打斷了觀影氣氛。拍電影,做得到這一點,其實已然不易。當然,嚴格來說,山崎貴的劇本與當前不少日本電影都有同樣的通病,越到後段,節奏越拖越慢,明明該留白之處,偏偏必須說得比平常更清楚;本片其實到救出未來靜宜,搞笑過、浪漫過、歡欣過,越一高潮後,應該轉為含蓄,輕輕收尾,才能有韻味,但完場後聽離院觀眾談天,說影片太短了,多多都不夠喉,嗯,對,這個時候,其實根本不再需要「影評」了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