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念斗室展覽 難道我們都要身住窄房魂遊宇宙

2018/1/29 — 14:23

早前到了牛棚藝術村1a space剛開始的群展「念 ‧ 斗室_」(Making Room For_),展期至 2 月 25 日。看著那幾位參展藝術家,包括Benny Lam、泥人Cornelia Erdmann、陳諺鋒、高家揚、On Tai安泰的不同媒介的作品,令自己想到自己的斗室,以及大部分香港人的斗室。想著斗室,唯有好像魯迅所言:「我們也並非滿足於現狀,是身處斗室之中,神馳宇宙之外」,如果不是的話,那麼大部分的香港人,住在劏房、板間房、公屋、細得不能再細的貴租房等各式各樣的斗室,唯有愈住愈傷心,愈灰心。

展覽中,從On Tai 安泰的微型籠屋、Benny Lam的「侷住」的2呎半X4呎家庭生活照片系列、 泥人Cornelia Erdmann用木、有機玻璃及混凝土製作的「Freedon to imagne: the Window」裝置、高家揚用氯化鈉(也就是食鹽的主要成分)及其他材質的一系列裝置作品等等,不同形式,不同媒介,但嘗試用不同角度去思考及詮釋受限制的條件下的生活及居住,但我們又可以如何了解現實中或物理上規限,精神上又如何去釋放及面對未來。

廣告

現實或者就好像相片中有人生活在極之狹小得令人難以想像的空間,甚或好像如模型般身處老鼠籠,還是要從幾在樹幹的有機玻璃製成的窗口,抑或走進灑滿氯化鈉的空間看氯化鈉的分解及結晶,如何才會令你更會跳出平時自己居住的斗室呢。

廣告

地小人多,不只是課本內對香港的一貫形容,而是簡直是香港所有大大小小問題的原因,從房屋供應、社區資源分配,甚至社會撕裂,都是因為地小人多,如果不是地小人多,很多問題都不會出現,也不會引發或牽扯到其他社會及政治問題。不過,不需要政府官員或特首解釋,筆者也知道地小人多根本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到的,或者是應該說是根本是解決不到的,難道我們會填平整個維多利亞港嗎,難道我們立即停止內地新移民來港嗎。

算吧,或者唯有在精神上逃離那侷限肉體的斗室,魂遊太虛,但可惜種種肉身需要面對的問題,還是解決不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