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派瑞芬的「無盡」 城市人借拼貼跳入水墨山水幻想意韻間

2019/7/25 — 10:26

早前到了方由美術(Galerie Ora-Ora)看本地藝術家派瑞芬(Nina Pryde)的最新個展「無盡」(Infinity)(展期至8月17日)。對於派瑞芬,總是覺得她真的勤力,她也說自己是真的很勤力。需知道她在1945年生於香港,今年已70多歲,徙事藝術創作已數十年,創作跨越不同媒介,從繪畫、書法、雕塑、陶瓷等,她在2004年成為當代水墨大師王無邪的入室弟子,2007年以60高齡修畢澳洲RMIT及香港藝術學院合辦的藝術碩士學位,而且你是可以不少本地及海外藝廓展覽及藝術博覽會中找到她的作品。

這次個展「無盡」原來是派瑞芬及方由美術合作舉行的現代水墨創作生涯三部曲的最後一曲,首部曲是13年的個展「氣.派」,而二部曲是14年在Fine Art Asia藝博會中舉行的「王無邪及派瑞芬聯展」。

廣告

看看這次展覽的簡介,原來主題是出自佛經《華嚴經》中「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誰人可用不同色彩畫出人世間無盡的風景,而且達到畫出心之所想的境界。

再看作品,或者派瑞芬或正在此境界中,因為成就她——如果你有看過她的背景,便知道藝術家其實出身貧寒,早年更失學養家,但她不甘心如此,所以白天在工廠當童工,晚上去學英文、打字、時裝設計等,環境訓練出她倔強、奮勇的性格。之後,嫁給來自新西蘭的丈夫,才隨夫姓,易名為派瑞芬。婚後沒有安靜下來,在照顧家人之外,先是學習及迷上陶瓷藝術,但因為手痛,才轉投繪畫的懷抱,修畢藝術碩士課程及拜王無邪為師,但她總想作品中創新,探索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幾年前開始將當代攝影的黑白複印本拼貼在傳統的山水畫中,亦古亦今,也因此成為了她的標誌。

廣告

抽象的山水間,意行其中,驟見利用她的攝影創作以拼貼方式貼在其中,有上是富特色的景色事物,也有的是香港歷史建築及人物,虛與實,動與默,交匯一起,在雄壯的山水,連綿的雲霞中,忽見很當代的拼貼隱於在流動的墨象間在山水融和的結構形象中,墨韻顯露當代精神,也有種古今中西方文化的交流及呈現。你說是不是大膽破立水墨傳統,至少可以說是藝術家一心專注自身的想法及創作。

筆者不是盲目去佩服勤力的藝術家,有資質的藝術家不少,自負的藝術家太多,不如意的藝術家更多,但有料,而又一直勤力奮勇,又不墨守成規的藝術家卻又是少之又少。

有朋友曾問,去看展覽有何得著——沒有的啊,自己無錢買,只看而已,又不是德高望重的評論家,不會有藝術家希罕你來看,但看到付人有所啟發的作品,是一幅畫也好,是一件雕塑也好,或者是在煩囂憂愁的社會生活中的一點避難機會。

就好像看派瑞芬的水墨畫中,在抽象的山水間,偶然出現的拼貼一般,在留白的田墨空間中讓身從現實中,走入亦幻又假的想像仙境世界裡。

一切只因現實太煩躁惱人,又不盡意,而觀者又沒有那份奮勇不甘的心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