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浮世繪武士 在香港聽朝記得返工

2019/6/19 — 13:46

早前行經尖沙咀地鐵站時,筆者花些時間繞到K11,只為因知道在 chi K11藝術空間正舉行「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繪調原畫展(Ukiyo-e Art Exhibition)(展期至7月1日)——原來和JPS Gallery的再度合作,上次是去年的「The Arrival of Cosmic Girl」,今次浮世繪調原畫展就帶來四位日本藝術家暨浮世繪師Horihiro Mitomo、Ukiyoemon Mitomoya、Horitatsu及Bang Ganji的作品,讓一眾對浮世繪這種既傳統又影響深遠的日本繪畫藝術著迷的人欣賞過夠。

其實,這次展覽帶來作品都可說是十分現代及入世,好像Horihiro Mitomo的作品加入了很多現代生活元素,將日本武士及美人穿越到現代,他們會穿上波鞋,飲汽水或食雪條,又或踩到地上的香口膠等,有著令人微笑的幽默感。

另外,筆者也十分喜歡Ukiyoemon Mitomoya的代表作——《Salaryman》系列,或者是因為他曾是白領一族,所以他特別將一個日本武士穿上西裝,再要去和其仔打工仔一樣辛勞上班,迫入地鐵,面對上司,營營役役,身心俱疲,簡直做到面容扭曲,但又看到他在下班後不一樣的放鬆一面,又寫實,又有趣。長場中也展示了他專為這次展覽創作的裝置作品《Drunk Salaryman》,就是一個打開了的公事包,上面是以一張張《Salaryman》畫稿造成的巨型龍捲風,看到公事包旁邊的空啤酒罐,可以想像到Salaryman經過一天的辛勞,放工後要飲過痛快,之後再在街頭酩酊大醉,甚至做了一些瘋狂不堪的行為,就好像我們在網上看到的相片及短片。

廣告

另外,也可以看到幾幅Ukiyoemon Mitomoya和本地藝術家合作的作品,其中一幅是他和趙綺婷(Elaine Chiu)合作的《Salaryman in Hong Kong》,當Salaryman放在香港這個樣是工作至上的城市,頭上的招牌竟是寫著「聽朝記得返工」,真是令人無語了,令筆者回想到香港人要在風球除下時,立即趕回公司上班,免得被人扣人工或勤工獎的苦況。如果有興趣,可以到趙綺婷的面書,看她畫這作品的錄像片段。

浮世繪中的香港,或者和日本一樣,大多數的城市人只是被迫過營營役役的生活,為了微薄的薪水及糊口,只可以打工打到死, 我們的生活意義與人生價值也真是值得反思啊。難道我們是為了不問原因而過勞死而存在的嗎?或者,就算是日本武士,如果在現代城市中當打工一族,也是九死一生的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