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港彩流金香港彩瓷展 可否憧憬本地彩瓷業的再度輝煌

2018/12/19 — 17:16

何曾知道香港曾有過輝煌的彩瓷業?你有點驚訝,以為香港不可能有本地出產的彩瓷業,就好像以為本地不可能本地出產的稻米、牛奶等一樣。其實早在清朝開始興盛的廣彩,以外銷瓷為主,香港在清末也開始出現本土生產的廣彩瓷器,二十世紀是本地彩瓷的流金歲月,本地出產的彩瓷風格獨特,糅合中西文化元素,甚具本地特色,成品也行銷世界各地——可惜,到了今天,現實是大多數人根本不知道香港也有自己的彩瓷業,更不可能明白曾有過其輝煌。

早前到了香港文化博物館,看了剛開幕的「港彩流金:二十世紀香港彩瓷」展覽(Golden Splendours: 20th-Century Painted Porcelains of Hong Kong)(展期至2019年3月18日),由康文署及香港陶瓷研究會合辦,展出二百多組由本地畫師繪畫及瓷廠生產的彩瓷作品,還加上舊照片、設計手稿、彩料、工具等,讓大家重新認識不為人認識,而將會消失的香港彩瓷歷史。

當然,大家可以在展場中看到很多很多本地彩瓷珍品、藏品、代表性作品,例如廣彩牙邊花心碟、仿乾隆粉彩對仙立像、報信耶穌復活圖掛碟、仿乾隆廣彩滿大人銅鎏金六角獅頭罎、煙葉紋雙耳瓶燈座、綠彩蝴蝶彩瓷方磚包錫煙灰缸等重點展品,或者你會留意一些甚有英治時代風格的製品,如英女皇訪港紀念碟、愛丁堡公爵登添馬艦紀念藍彩碟等,又或是一些瓷廠老師傅的作品。

廣告

這些還被留下來的彩瓷作品,以及相關物品,無非是想用來給人們認識那些不是空白,而是不被大多數人認真對待的歷史片段,而這片段又是本港及南中國的社會、經濟、交通、外交發展的構成部分。

看展覽,更令筆者想到,現在究竟狀況如何?過去的已過去,消失了就已消失了,現在就就借一個展覽,以及如香港陶瓷研究會及一班有心人(如香港陶瓷研究會會長羅士廉、該會創會會長兼廣彩/港彩研究計劃統籌嚴惠蕙等等),去令被忘記的歷史再被人認識,從展品中令人更想如何去令本港彩瓷業發展,如你看過展覽資料及其他新聞,就會知道曾是本港最大的手繪彩瓷廠粵東瓷廠,在上世紀二十年代時,瓷廠的彩繪師傅曾多達三百多人,但現在只剩幾位師傅了。現在仍有客戶向這碩果僅存的瓷廠訂購彩繪瓷器,但面對的是師傅問題,沒有年輕人入行,再過多幾年沒有人學習手繪彩瓷藝術及接手,就算有愈來愈多人去參觀瓷廠或參加彩瓷藝術工作坊,等到老一輩手繪彩瓷藝術家退休,瓷廠就可能面臨結業了。

廣告

看到展覽最後有個當代回應部分,展示了何廖綺、鄭少忠、李綺薇、林斷山明等人的作品,是不是足夠令心憧憬本地彩瓷業的再度輝煌的未來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