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矽說100%後感 如果香港也有自己的矽砂

2016/12/8 — 13:33

早前筆者預覽了在灣仔Art One舉行的「矽說100%」(Pure Silcon)台港玻璃藝術展(展期至12月28日),由台灣新竹市玻璃工藝博物館牽頭,帶來100件玻璃藝術品,90件出自台灣藝術家,10件就出自香港藝術家,又會分為火炬、坩堝窯爐、窯燒、冷作等類別,據介紹在20日前大家會先看到30多件作品,之後就會看到全部100件作品的了。

廣告

說起玻璃藝術,大家又認識幾多香港玻璃藝術家呢,當中一定會有黃國忠,今次展覽中他當然有份,和其他9位香港玻璃藝術家展示作品,或者他可說是本港最廣為人知的玻璃藝術家的了,有自己的工作室(位於石硤尾JCCAC的香港玻璃工作室),又開班教授,亦在香港及外國舉行展覽,但除了他以外,還刈幾多個呢,叫大家說從事繪畫、雕塑、陶瓷、裝置、數碼媒體,以至書法、中國字畫等不同媒介,大家都或者可以說出十幾二十個名字,但從事玻璃藝術的,又真的好的是寥寥無幾。

廣告

看過台灣新竹市相關人員及藝術家的介紹,筆者相信香港可能缺少的,應是玻璃的傳統,香港在中西不同藝術文化(如中國傳統水墨、中西方繪畫、設計及時裝,以至流行文化及數碼藝術等)都有一定的脈絡根基、吸收、發展,而好像當中缺少了玻璃,可能是因為香港沒有原材料矽砂(而這也是新竹市可以發展出這麼突出的玻璃藝術文化其中一個原因),再加上其他因素,例如土地等,香港今天只有很少人從事玻璃藝術創作,也未見有一定規模的玻璃工藝坊及公司之類的商業運作。

不過筆者從來都是要人有我有的心態,日本、台灣等有很出色的玻璃藝術家,因為先天及後天的因素,但完全絕望也不需要,記得看一次手作市集時,也看到有些手作人也有從玻璃製作一上首飾、佩飾之類的小型物件,或者香港在缺乏先天土壤的情況下,那就朝這方向尋找出路,也未嘗不可。

但在這次展覽中,筆者找到了其中一組作品《從合歡山出發》,出自台灣藝術家戴文泰,彷彿是一些隨風而動的機或山,拉長而成為一些舞動的形態,上面頂著一個太陽及月亮,而介紹的是一位叫陳韻晴(Avil Chan)的女子,交談時知道她原來是香港人,原來是做平面設計的,有次到台灣旅行,當時參加了新竹的玻璃博物館的玻璃課程,遇上恩師兼玻璃藝術家戴文泰,所以有這拜師學藝的機會,之後更留在台灣,創辦了以恩師名字命名的「泰玻璃工房」(Tai Glass Studio)。筆者也知道她創立了工作室,自己也曾舉行藝術展覽,工作室也有出品在台灣飛機上出售。有這樣不錯的發展,其實是要有很多因素,不只是她本身的決心及水平,加上她有一位好老師,也如她所言,台灣本身有一的藝術氛圍,而且人的接受程度也高,加上有土地,還有生活指數也不是太高。

筆者幻想,如果香港也有自己的玻璃材料及,不知會不會出到一班玻璃藝術家,甚至一個屬於香港的玻璃品牌,可以讓人自豪的。回到現實,在夢枇實現之前就去看這次難得可以一次迵看台港百件玻璃作品的機會吧。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