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胡浚諺個展「家居密語」 和你分享飯廳、浴室、廁所等個人空間

2018/11/26 — 16:13

畫飯廳、浴室、廁所等中的那些雜物,跟你我他中部分人的平常生活空間差無幾,但就是要這種日常感。早前到了中環藝穗會陳麗玲畫廊看本地畫家胡浚諺(Aries Wu)的最新個展「家居密語」(DomestiCity)(展期至12 月1日)。顧名思義,展覽中的十多幅油畫(包括三幅鉛筆素描)都是以他在火炭的舊居及現時的住所為主題內容,是飯廳、浴室等日常生活空間,是那洗手盆、飯檯、沖涼間,以至檯上的雜物,又或天台的盆栽植物,或者最突出的是那隻白色膠鴨,都盡是藝術家的私人空間、生活歷史、感情記錄。

現在就好像是藝術家將他的的私人空間細心觀察,將那些靜物及光影的微妙變化,就是種種平凡事物上的細節描繪出來,讓觀者也可以走入這靜物世界中,去感受藝術家的感受。

作品中的平凡是因為那些都是一般人的生活空間,是常常接觸到的物品,所以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或者會有著和藝術家同樣的歲月痕跡,那張檯、那隻杯,又或是那道光。藝術家用作品留住了平常但美好的事物,在它們悄悄消逝以前。筆者記得藝術家幾年前曾有個 展覽,甚至以他童年經常接觸到的物品內容,好像是剪刀、鍋、保溫壺、湯杓等非常平凡不過的生活日常用品,作品呈現了樸實的美感,是他回憶的洗滌,更是家的感覺。

廣告

看他的作品,也有種西方古典靜物畫的感覺,靜態中有著一些深層意義,那隻膠鴨,那盆花,那隻碗,似乎在隱喻了一些個人故事或私密感情。看他的作品,也令人想到日常生活中的物品,就算是丙平凡普通,也是你最有關係的東西,因為你最私隱的生活片段也是和它們有關係。

另外,筆者也覺得胡浚諺是難得專注於繪畫的本地藝術家,筆者也認識一些藝術家,選定了繪畫,沒有三心兩意,因為現時布太多藝術家都大搞裝置藝術,又或以一些概念行先,技術最後,以一大堆artist statement來為自己創作round up,以為這樣才最當代藝術的王道,以為這是現代藝術市場的潮流。筆者反而曼喜歡那些純粹的藝術家,如胡浚諺。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