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賴朗騫「眼挑針」 不要讓日常變成麻木

2018/5/24 — 13:50

不久前到了在黃竹坑的Blindspot Gallery看本地藝術家賴朗騫(Lai Long Hin)的最新個展「眼挑針」(Gritty Eye)(展期至6月30日)。是不是好像老一輩的人所說,因為看了不乾淨或鹹濕嘢,所以會生眼挑針一般,看了這相展會生眼挑針呢,如果真的這樣,反而更令人想看,究竟攝影師拍了甚麼不潔之物。

當然,如果稍為有知識,都應該知道生眼挑針即是生眼瘡,是很常見的眼瞼毛病,當油脂腺出口受到阻塞,便會形成眼瘡,一般眼瘡都不痛不癢,感覺到有異物腫起才會察覺,一般用熱敷可在一星期內不藥而癒,但若反覆在同一位置復發,便要小心有機會是其他病了。

廣告

但還是說回展覽吧。筆者記得有位以日本街頭攝影師曾在訪問中說過,他喜歡拍攝街頭,是因為街頭攝影能展示出真實,而所謂的真實就是存在社會、街道及人們的生活當中,日常的畫面是複雜的文化呈現,是美麗、平常、複雜及矛盾,因為愈日常的畫面,愈是不穩定的空間。

廣告

因為,看到這次展覽中的相片,以手機拍下他每日所探視的身邊的日常,以他自己的手法再去呈現,放大、切割、翻轉、複製等等,令真實、虛構、熟悉、陌生、主觀、客觀、具象、抽象等感覺抽取、搬動、重疊。令所謂的日常變得不日常,或者對於筆早來說,有點像是攝影師將那些隱藏或漠視的東西,包括某個人的動作、神態、眼神,又或某件東西的位置、方向、樣式等,令觀者有不期然的思考。

去反思日常或者是一項未必飲做到的功課,因為已經習慣了,官能上早已沒有刺激,思想及心靈上更沒有動起來的觸發點,如果要舉例,就好像當你的職業是接觸生死,對於出生及死亡可能太接近及太熟悉,反而沒有一般人的因為生死那麼容易感動。

或者,筆者是想說麻木是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再大的問題放在你眼前,就算是涉及人的生死,又或甚麼道德底線,因為看到太多,已沒有感覺,反而會被自動消失,當作沒有發生過一樣,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因此,眼挑針就似是突然要你將那些所謂日常,不要看得太日常,或者好看展覽中那些腳,那些睡著或休息的人及東西等等等等,被視為再平常不過的人和物,某個特別的意義,可能是存在於某個不被人認知的時空之中,可惜人們都不知曉,錯失,而且繼續麻木下去。

在熱辣辣的天氣,一個人在佑大的藝廊看完展覽,突然有藝廊員工走出來問筆者看完有甚麼想法,這些就是我的想法。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