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過於現實的呼吸 難道在這城生存是如此壓抑麻木

2017/12/8 — 13:19

走出展場,反而思考呼吸這種日常事,是不是太現實?最後,筆者當然依舊呼吸如常,因為我的身體自動為了生存及活下去而呼吸,也領悟到一點,不是我叫自已呼吸,是呼吸自己呼吸。早前到了在九龍塘浸會大學顧明均展覽廳,聯展「過於現實的呼吸」(The Breath of Excessive Reality)(展期至12月14日),展出了兩位同是這兩年浸大視覺藝術系年輕畢業生譚頌汶(Tom Chung Man)及陳樂珩(Stacey  Chan)。

廣告

最初是被展覽的名稱吸引,如果連呼吸也過於現實,還有甚麼不是過於現實?呼吸應該是最基本大家要做的事,不呼吸就會死(除非你已進化到不需要呼吸,或靠其他方式生存),所以呼吸照道理是大家最自然不過的事,但為甚麼連呼吸也版視為過於現實,難道是因為為了生存而做的事會成為一種被迫要做的事--就好像在平常生活中,我們有很多日常會做的事,我們以為是自然不過的事,但其實都是因為要讓自己生存下去而「被迫」做的呢,好像工作、休息等。

廣告

看到譚頌汶的作品,如《活生生》是盛滿了水的膠箱上的魚鰾;《現成的夢》是插在牆中的三枝「嘢」--香煙、汽門吹管、珍珠奶茶吸管;《洩氣口》是同一個方向的抽氣扇及出風口,筆者記者曾在藝術家早前於Karin Weber Gallery舉行的個展中看過;《壓力磅》是排在牆上的磅。再看陳樂珩的作品,如《愚人船》是穿孔鋁天花板;《神經總不會想不起》是一幅磨成粉的止痛業;《Breathe》是展示座上的塵;《Untitled》是包著泡沫包裝(bubble warp)的畫架;《Every Window of Alcatraz has a View of San Francisco》是鏈柵欄(chaining fence)及玻璃(但筆者看那天沒有了玻璃,不知是否要復修)。

兩人都好像是要用日常之物,表示出我們反而被日常所掩蔽或壓抑的本質。不知何故,日常這個詞語近幾年好像很流行,不少動漫、小說、店舖等,都以XX的日常為名,不知是喜歡那種小品、文青味道,或是受到日本那邊的潮流文化影響。

如果日常生活,從起床、工作、讀書、休息、進食等,都令你感到壓迫及麻木,這是個人問題,還是整個地方的問題,難道是從文化背景,到制度規範,都在製造這種壓制,令人不自主地重複地生活,就算有人忽然醒覺,但都無力走出這種狀態。難道這地方,一齊都是社會的錯?

看過後,發現展覽廳一樓原來正舉行另一個插畫群展「Ill-ustration」,展出插畫家黃照達及十多位藝術學生的作品,作品風格及展場氛圍和樓下完全不同。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