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鄭丹珊「滴達」 在時間流逝以外的夢幻想像

2019/3/5 — 15:37

早前到了Sansiao Gallery HK,趕在「死線」前看本地藝術家鄭丹珊(Sam Cheng)最新個展「滴達」(Tick Tock)(展期至3月8日),記得是 2014年中大藝術系學士畢業,15年看過她在另一個畫廊舉行的個展 「綽影墨意」,之後也在一些群展中看到她的作品。

以傳統的工筆,情感有些多愁善感,有些細膩,有些浪漫,有些幻想,有些矛盾,畫中也加入一些現代原素,出現很多小東西,將傳統和現代溫柔地混合。

就好像今次展覽,以傳統鐘錶的滴達聲為名,一分一秒,指針隨著齒輪轉動,代表了時間流逝——時間理應存,在於人類發明計時工具之前,但如果人類沒有發明計時工具,那麼時間對於我們又是甚麼,我們會不會不知時間的流逝,但我們又繼續生老病死,那景況很奇怪。

廣告

作品也滿有種夢幻的趣味,好像是用中國傳統水墨繪畫童話故事,山石風景中見到些機械齒輪零件,又或月亮本身是轉動的齒輪,而且裡面又有些小動物、小玩具,如綠色小士兵,彷彿是雲中時間之國,小趣味,小確幸。

曾在書中看過,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曾說過我們知道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區別只是一種幻象,因為時間是沒有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每一刻都是現在。

廣告

如果時間真的不存在,那麼我們所感受到時間流逝又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所有甚麼過去、現在與未來都只是我們意識中的幻覺,那麼我們還需要鐘錶或其他工具嗎?這真的有待未來科學家們為我們揭開答案。

或者,時間是人們發明的一種工具,用來驅使大家要定時做這樣,做那樣,令大家不能真正的自由放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