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陳建業的「致一笑置之的時代」 從那時可笑的惡人到今天泯滅良知的惡人

2019/9/6 — 13:05

有沒有一個人是你最怕的呢?以前是甚麼人,現在又是甚麼人?早前到了在中環樂天陶社(The Pottery Workshop)舉行的本地年輕陶藝家及插畫家陳建業(Scott Chan)最新個展「致一笑置之的時代」(The Era of Irrelevance)(展期至9月16日),主要展出的作品是一組組陶塑人物公仔,就好像手寫的展覽介紹中,是他以前讀書時,大概是80 年代,在他回憶中那些令人害怕及避開的飛仔、童黨,但今天回想那時,卻發現今時今日,反而有更令人害怕的人和事——所以那時的回憶才能一笑置之。

一個個可說是樣衰衰的陶人,紋身著皮褸,食煙講粗口,大佬帶著兄弟,契哥拖著契妹,騎著電單車,又或在打人、等人等,好像是某個年代在公共屋邨,或一些地區看到的某種民生片段。

用陶公仔來記錄個人的生活片段,也可以用來反映社會某個時期或層面的歷史,看到這飛仔、童黨,可能令某回憶起自己小時的遭遇,可能認識過一些所謂壞份,也可能是被人欺負過,也可能是令你想起小時生活的環境及社會氛圍,或者那時你的生活不是太好,一大班家人迫在一起,又不是很富有,明白甚麼是捱,甚麼是苦。

廣告

不過,也好像展覽簡介中所說,發現今天反而有更令人害怕的人和事,以前那些惡型惡相,欺善怕惡的人,不來也不算是惡人,因為今天的香港有更惡,甚至是真正的惡人,他們才令人害怕,所以那個年代可以是付人一笑置之啊。

回憶中那些惡人惡事,如果今天重看,可能會了解到是自己小時候不明白,又或是誤會,甚至根本是自己在害怕而已,人家沒有做甚麼惡事,你就怕了,但長大成熟了,見過世面,才明白真正的惡人惡事才不是那樣。

廣告

如果那個年代是一笑置之,不知道這個年代又是不是可以令你一笑置之呢?因為你終於明白到,原來今天給真你遇上的惡人,才是真正的惡人,給你的恐懼是不可以一笑置之的。不過,或者這世界上,沒有人是真正的惡人,也沒人是真正的善人,只是我們靠著自身的良知去判斷行善或行惡。

不過,回首看那時的惡,或者才更明白今天的惡人原來真的很惡,甚至惡到沒有良知的地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