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香港人權藝術獎作品於酒店中 從作品中的香港社會議題出發

2019/1/24 — 13:31

關心社會議題可以用甚麼方法?做傳媒或評論人去監察?進入議會或政府部門去制定及執行政策?還是用創作作品?早前到了在九龍佐敦的逸東酒店,因為由Justice Centre Hong Kong及歐盟駐港澳辦事處合辦的第五屆香港人權藝術獎(Hong Kong Human Rights Arts Prize)作品,剛移到酒店的不同地方,包括裡面的藝術空間Tomorrow Maybe展出(展期至2月7日),讓更多看到這些得獎及入圍作品,如果大家錯過了之前在黃竹坑The Hive Spring舉利的展覽,今次就要留意啦。

參展藝術家包括了蕭偉恒、張馨儀、羅月眉、劉菁兒、Ophelia Jacarini及Art Women X Aanya,而今年的冠軍是蕭偉恒的錄像裝置作品《開放大公報》(Open Ta Kung Pao)———一段6分鐘左右的影片,紀錄了上年七一遊行時,人們行經灣仔軒尼詩道《大公報》報社對出馬路的情況,而報社招牌上的電子牌,剛巧以黃底白字寫著「熱烈歡迎國家主席習近平視察香港」,和下方的遊行群眾形成很強烈的對比,利用了狹縫掃瞄攝影(Slit-Scan photography)手法,先定點錄下報社外經過的人群那位置,使用軟件將影片變成硬照,令畫面好像從中間分開兩半,中間的遊行隊伍部分被拉長,向左右兩邊延伸,好像是人群前進的效果。

以遊行為主題,令人想到這些年來的遊行,無論出來遊行人數多了或少了,無論是政治、民生或甚麼訴求,行了又行了,好像都沒有甚麼效果,如作品畫面般,行了又行了,無限循環般,但沒有人理會,至少是當權者不理,重重的無力感,年復年的發聲,始終無人聽几是繼續行,發聲繼續發聲,但有沒有成果呢,見仁見智啦。

廣告

看過蕭偉恒的得獎作品,筆者回想到他這些年其實也輸贏了好些大型比賽,如2014年WYNG大師攝影獎的冠軍作品《路邊‧草》是有關空氣污染問題,2016年WYNG大師攝影獎冠軍作品《境內景外》是有關香港人身份,筆者還記得。是從他父親的偷渡故事啟發,由邊界去思考香港人的身份問題,2016年第21屆ifva藝術家新秀獎作品《捉不到的》是有關香港軍營,以flip book方式去展示被鐵絲網包圍的軍營照片,模糊地顯示出在香港境內的邊界。

用作品觸及不同的社會議題,並呈現出香港社會不同面向,是從事藝術創作的可以做,但不是必需做,也不是應該做,但可以做、必需做、應該做之間,也就是各位藝術創作人士可以選擇的。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