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合 ‧ 陶」當代陶瓷藝術展 觀香港陶藝的當代

2018/12/31 — 15:35

早前又到了香港文化博物館,在「港彩流金:二十世紀香港彩瓷」展覽的開幕後,再到那裡看「合‧陶——當代陶瓷藝術展」(Claylaboration – Contemporary Ceramic Art Exhibition)(展期至2019年4月15日)的開幕,整個博物館忽然如此「陶」氣。

這次「合‧陶——當代陶瓷藝術展」找來了八組本地當代陶藝家,包括了尹麗娟、李慧嫻、陳翹康、黃麗貞、李穎儀及許俊傑、黃美嫻、梁冠明及潘輝煌,特別的是他們都是和不同藝術媒介或領域的創作人合作,如有版畫家、時裝設計師、平面設計師、空間設計師、文字工作者、舞台布景設計師、燈光設計師、攝影師、佛教法師等等,藉著種種交流去為各自的陶瓷作品引發或呈現出某種嶄新或突破。

走入被設計成一個土樓般的展場,中間的圓形空間連繫著八個房間,房內就是八組作品———當代的陶藝是甚麼?陶藝又可以如何當代?走完這八個房間,不知可否給你一個答案,又或是更多的問題。或者這幾組筆者喜歡的作品中找到一個出口,希望不是一個深淵啦。

廣告

尹麗娟和藝術家葉建邦的《今天沒有故事》,就好像是將一本本陶書在窰中燒煉後,不知最後得到的,是不是如展示出來的五顏六色,陶藝和繪畫的框架是不是可以被火一燒而盡。

李慧嫻借助了空間設計師吳海賜 ,將虎豹別墅的地獄浮雕轉化為富有她一貫風格的陶塑裝置《㜺鬼》,將恐怖和鬼馬混合而成的地獄十殿,是讓人反思自己有沒有犯了會被審判之罪,還是回想起自己過往和家人遊歷虎豹別墅的記憶。

廣告

陳翹康和時裝設計師熊銘健合作出來的《廬山》,是集合了萬片紫砂鱗片、布、巨型氣球、機動裝置等而成的怪獸,大家可能只看到布上的鱗片,而布又在一膨一縮,加上。那些呼吸聲,說是一隻怪獸,其實是大家不知內裡的廬山真面目而已。

李穎儀及許俊傑加上佛教法師常霖法師,將近千個陶碗組成的碗海《集器》,是集合了近千位志願者參與的計劃,是將生活禪的體驗與生活器皿呈現結合,你看到是千隻碗,還是千次生活的修行呢。

黃美嫻加上設計師鄧浩至及文字工作者的《憑感覺和記憶…》,以黑白色的陶瓷作品,複製了藝術家的陶藝室的日與夜,是藝術家生活及創作的再現,也將負載了她回憶與習慣的痕跡也再現,彷彿是一個複製的回憶空間。

黃麗貞加上攝影師劉清平及香港版畫工作室的《永恆之象——海‧磚、這天、旁觀、沙田》是結合了陶藝、攝影及版畫的作品,將那一瞬而變的景觀影移印到瓷板及陶磚上,窗外風景可否永恆,對於不同創作媒介,不論是陶藝、攝影或版畫,其實都好像是永恆的問題。

當代啊當代,究竟是如何的當代,才不會被人視為非當代的上一代呢?做陶瓷的可以不被這老掉牙的問題所困擾,因為創作媒介在你手,是由你去決定形態、風格、技巧、功能、概念等,而不是這媒介是不是已存在了很久的歷史。

要去看當代陶瓷藝術展 是困難的,因為當代藝術(Contemporary art)的定義也隨著時代而有所不同,但要普羅大眾看展覽先上一課美術史,某程度是要了他們的命呀!不如就將這次「合‧陶——當代陶瓷藝術展」是難得地集合了本地老中青陶藝家的跨界交流及創作機會,觀者會更能享受。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