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幽靈維面」展 今天再也幻想不出香港的未來了!

2019/10/11 — 11:28

人們幻想出來的未來,會不會真的成為未來呢?被幻想出來的香港,是不是成為了現實的香港呢?早前到在中環的大館看了剛開幕的「幽靈維面——電馭叛客在未來之年」展覽(Phantom Plane, Cyberpunk in the Year of the Future)(展期至2020年1月4日),一個和紐約巴德學院的策展研究中心合辨的展覽,策展的靈感來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一些經典科幻電影及動漫作品,如《2020》(Blade Runner)、《阿基拉》(AKIRA)等中所預視的 2019 年,找來超過二十個來自不同國家及地方的藝術家及單位的作品,從相片、印刷品、雕塑、錄像到混合媒體裝置中,藉以探討當代藝術及視覺文化中的cyberpunk(中文譯為叫電馭叛客譯、網絡或數碼龐克等)美學,以及審視這類科幻構想又如何成為我們的當下。

幻想出來的未來,無論是科技先進到了一個由電腦控制的AI世界,又或是第N次世界大戰後的洪荒世界,又或是一個人和機械共存的再次工業時代,以前的作家及創作者幻想出來的未來,是對夢想國的投射也好,是對人性的批判也好,又是對科技的不信任也好,到了今天,也就是過去的未來,是不是真的成為了幻想出來的未來呢。

走在一樓的展覽廳時,即時會第一件作品——Zhang Mahler(由華裔澳洲藝術家吳瀚生及澳洲人類學家Daisy Bisenieks成立的藝術團體)創作的錄像裝置《懷舊機器》,取材自八十年代的cyberpunk作品中以香港作為理想模型,發展出對2050年香港的想像,閃爍不斷的影像,彷彿是打開了一段思索未來的旅程,而筆者也特別對展覽中的香港元素有興趣,常說香港一直是不少科幻電影、小說,甚至電玩作品中的常見場景,好像是交錯的霓虹招牌、密集的高樓大廈,又或是凌亂的城市空間,所以看到佃弘樹的新作,即佃《霓虹惡魔》(三連畫)及《紀錄 08》,這城的建築物、街道等成為令人眼花繚亂的圖像,未來是一大埋反思科技發展及烏托邦的符號,或者也是一種香港都市美學的呈現。

廣告

而筆者也十分驚訝看本地攝影師陳偉江的街頭拍攝,在樓梯的空間中,好像是在後巷或被隱藏的空間中看到現實的一面,也就是即使是幼想的未來中,其實是有著種種不安及混亂,或者科幻真的不過是對現實的不滿。

其他令人留下印象的展品還有李昢的《仿布魯諾‧ 陶特(當心甜蜜之物)》、石田徹也的幻想畫系列、唐納天的《Fake Present Eons (After Posenenske)》混合媒體裝置、大竹伸朗的《親愛的:廢置棚子的自畫像》裝置等等。

廣告

再看Zhang Mahler的《懷舊機器》的介紹,設定香港政府在2050年發明了「懷舊機器」,能夠摸擬出八十年代的香港,讓不想活於當下的人可以在這復古的烏托邦中生活,但虛擬出來及試圖壓制的現實之間出現了了矛盾,產生了一隻隻虛擬怪物,在虛擬的烏托邦中市民吞噬及將人們吐回現實世界。

筆者心想,如果今天就發明了「懷舊機器」就好了,今天真的不如過去,讓自己可以在復古的烏托邦中生活下去,不用受苦。另外,如果港府在2050年發明「懷舊機器」,真的不知他們如何處理過去的呢,因為有太多過去可能是政府不堪回首的呢!

不知過去有否幻想出今天的香港,而今天又不知可以幻想出怎樣的乎來香港的呢。科幻小說及電影中的未來,是美好快樂,抑或滅亡災難。今天,真是幻想不出未來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