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廠出:JCCAC藝聚港鐵」 在中環站靜觀行人 靜候發現 

2019/3/26 — 21:51

早前到過中環地鐵站J出口附近時,看到在那裡的地鐵藝術空間正擺放了一系列藝術家作品,有繪畫、陶瓷、相片、唐卡、距媒體裝置等不同媒介,全都是放置在彷如地鐵店舖的玻璃窗後,靜靜地存在著,靜候行人的發現,也靜觀行人的急趕。

這正是開始的「廠出:JCCAC藝聚港鐵」群展(展期至5月20日),展示十多位駐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的藝術家,包括了曾章成、張煒詩、劉兆聰、鄧凝梅、蕭偉恒、霍慧中、陳穠、廖慧怡、丘藝藍等的作品,這次在地鐵站的展覽可說是 JCCAC上年慶祝成立十週年的延伸,上年底舉行的十週年展覽也是以「廠出」為名,藉以帶出JCCAC作為「山寨廠」的起源。

行色怱怱,急急步走過,有多少人留意到曾章成的《清醒夢系列二》及張煒詩的《無題》陶瓷作品,又或留意到劉兆聰的《黃竹坑站》畫的是香港那個地方,又或欣賞鄧凝梅的《吹氣生花》究竟吹出多少種顏色的花,又或細數蕭偉恒的《虛空中織人》中有多少個陌生或熟悉的行人身影,又或思考陳穠的《骨》背後的心思,又或試圖偷聽陳寶鋒的《銅鑼吵仔合奏吧!》的聲響。

廣告

這麼多香港人每天都乘搭港鐵及東鐵上班及上學,但又有幾多人可以有時間去留意一下在大堂或月台等不同地方放置及吊起的雕塑、畫、相片或其他藝術作品,不過最近地鐵中環站可是非常火紅,因為地鐵竟發生了因為測試新信號系統而撞車事件,令中環站需要暫停服務,藝術可否讓你暫時忘記這麼大的事件一下。不過,筆者覺得,以香港人都要為生活奔波,節奏急速,所以再勁的藝術也好,再大的事故也好,最後都根本沒有人會多加留意,轉眼化作雲煙,就算放了真的大衛像、蒙羅麗莎的微笑,最後都會被大家冷落一旁。

另外,未來如果再做週年紀念展覽,也許不要再用廠出了,雖想借闖出的諧音,但以前是山寨廠,今天已不是了,藝術家的作品也不是廠出,不是大量生產,懷舊是為了不忘本,但人不可活在過去,過去已過去,未來才是最重要。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