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我們的分野不在於時間」 看香港歷史相片的模糊化的延伸

2019/2/28 — 14:33

早前到了在灣仔香港藝術中心14樓的歌德學院,因為本地藝術家黃榮法(Morgan Wong)最新個展「我們的分野不在於時間」(Time isn't Our Border)(展期至3月22日)剛開始,以一系列不同媒介的作品,如光管、畫、錄像、聲音裝置等,表達出藝術家對時間、流逝、轉變等在個人及社會層面的呈現。說到時間,筆者還記得藝術家在上年Art Basel Hong Kong展出的裝置作品《An Inch of Time; An Inch of Gold》,一串光陰一串金,一條金錶鏈。

在場中的眾多作品中,好像《Time is Out Border》及《Time isn't Our Border》兩件光管作品、《The Laughter》聲音裝置、《Tai Tam Series》數碼打印作品等,筆者也許最喜歡《The Proposed Boundary》錄像作品,長約七分鐘,是在歷史檔案處網站中找來一張九龍界限街作為英國殖民地租界的照片,當中有一個以竹搭建的邊境檢查站及用作邊界的籬笆,大家可看到使用電腦軟件逐點點將那籬笆模糊,另外也可聽到旁白解說邊界的虛實關係。或者是因為好像向大家展示如何模糊記錄、時間、歷史,以一種藝術家的個人方式去敍事,令大家有更大的想像空間,而這種想像又好像在訴說究竟我們是如何看待歷史、記錄或文獻,那些已發生及過去的人和事,其實和我們有甚麼關係的呢,我們可以如何去解讀及處理的呢,因為歷史及文獻等時間痕跡的某種人為記錄,是如何及誰被製造、存檔及傳播,都好像是很重要,至少我們以為對我們作為人類很重要,但放在時間面前,又其實是不是重要呢。

因此,時間不是我們的分野,將我們分開、分類、分析的,不是時間,而是我們——人類自己啊。

廣告

看到《The Proposed Boundary》錄像作品中,使用了那麼久遠的香港歷史圖片,真是有趣,看到圖片內容被電腦處理,也有一種不如何解的借古諷今的自我解讀。

歷史從來毫是由人寫的,所以是好是壞,要改要刪,也是由人定,只是由當櫂人定,抑或由無名氏定的分別而已。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http://morgan.wongwingfa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