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期許:身份」 當你沒有期許身份如此惱人時

2019/1/30 — 13:01

我是誰?先聲明,筆者絕不是那部甚麼我是誰電影的粉絲。早前到了Galerie Ora-Ora(方由美術)看剛開幕的群展 「期許:身份」(Anticipation)(展期至3月1日),以身份這個很個人,也是很社會,同時也是很哲學的議題為方向,展示了李洪波、彭薇、徐華翎、姜吉安、鄭智禮(Chilai Howard)等五位內地及本地藝術家的作品,分享他們如何解讀及呈現。

好像看到姜吉安的《春秋繁露之二》、《應物游心之二》及《樸日居》系列等水墨絹本、紙本作品,以日常入手,重現某種日常,去令人重現及思考個人物件,以及個人的價值。本地藝術家鄭智禮的《The Doors》及《Seesaw》兩件錄像作品,也是以日常生活的影像入手,如公共屋邨的門口、電動樓梯,以一些城市人熟悉的畫面,去思考城市人的存在感。共他令筆者留下印象的,還有李洪波的紙雕作品《Fairytale World》,色彩繽紛,令展場變得有某種玩味;彭薇的《彼時彼地》,錄像加上照片,因為受2010 年4 月3 日發生的一些和自由有關的事件啟發,藝術家開始每天在自己的手腕畫一隻手錶來,用來紀念當時的感受,而她最後繪畫了 81 隻手錶,令作品很個人,但又引人思考。最後還有徐華翎的兩幅畫《窗外2》及《之間40》,細膩的工筆,尤其是《窗外2》,畫女性看自己,自己看尋找自我。

看這身份展覽,筆者心想其實大家對身份有甚麼認識?是大家的的出身、階層、職業、稱號、社會角色、個人的社會地位,還是甚麼?大家有沒有思考過身份,而在大家對身份的認識水平下,大家覺得身份對自己有沒有重要性呢,對日常生活有沒有實際影響呢。

廣告

另外,筆者又想到身份證這東西。身份證的英文是identity card,而不是status card,而它是用來證明甚麼?是向誰證明?為甚要證明?這張證件上一般有國籍、姓名、性別、出生日期、簽發日期或有效日期、相片、證件編號等等,或者有上地方的身份證會標明民族、住址等。但遇上警察巡邏檢查、辦理很多申請手續,又或參加公開考試、入住酒店等時,你又要出示這證件,讓有關部門及人士能確定你就是你,又或是你符合某些要求。

而且,天生及後天的的種種身份「內容」,你又是不是滿意及認同的呢?而且,身份。是先天或後天,是不可以改,是可以改,這些討論已是夠令人煩惱。

廣告

太惱人,為甚麼我們要為身份而煩惱?加上,筆者在網上看到布上專家指出,身份的正寫是身分,所以身份證應是身分證才對。你看,連身份的身分也如此煩惱。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