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灣仔文法:過去、現在、未來式」 不與其過去及現在發生關係,或者未來會

2018/10/4 — 13:57

早前到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看了剛開幕的「灣仔文法:過去、現在、未來式」(Wan Chai Grammatica: Past, Present, Future Tense)(展期至11月4日),這是香港藝術中心的40周年旗艦展覽,找了Valerie C. Doran擔任客席策展人,加上18位本地及跟本港有關係的外國藝術家及單位的作品,以繪畫、攝影、錄像、裝置等不同媒介的作品,去呈現或探討灣仔這其中一個香港最早發展的區域的不同面貌及層面。

未看作品,先看藝術家名單:陳餘生、陳福善、蔡仞姿、朱興華、鍾正、Xyza Cruz Bacani、何倩彤、何兆南、許方華、 黎清妍、林嵐、梁美萍、MAP Office、Cédric Maridet、N.S. Harsha、鄧啟耀、楊東龍、楊沛鏗,這麼多人,土生土長,加上在內地或外國出生,或早已移居本港,或已來港工作及生活多年,不同年齡、背景、經驗及風格,他們對灣仔的認識、解讀、感受及呈現都不同,透過他們的作品,或者是一次又一次對這地方的一次經歷及體會,因為土生土長的筆者原來這幾十年時間,曾在港九下新界不同地方居住、生活及工作,好像都不是跟灣仔有非常密切的關係,不知可不可以用這展覽為自己來一次灣仔的前塵今生來世的藝術導賞。

廣告

如果陳福善的幾幅水墨作品,包括《無題》(海底山景)、《非法移民》、《航行》,以及陳餘生的畫《海港》,能讓人遙想以往的灣仔,又或某種舊香港的光景片段;或者可借何倩彤的裝置作品《一千零一個月亮》,透過從聖保祿仁愛會的歷史的啟發,重新構想這孤兒院在這地方的故事;又或者可從楊東龍的《一闕綠蔭》油畫系列,以及 Xyza Cruz Bacani的相片系列《There was and There will be》,重新認識到街頭巷尾,某個路人,某個店舖,甚至某個被遮掩住的角落;或者是何兆南的作品《醉生與夢死》及《如果甚麼都可以忘記》,以攝影、錄像及裝置,再加上啤酒,來一次借醉消愁看灣仔,行灣仔,話灣仔等;又或以鄧啟耀的水墨畫《口袋公園》系列,幻想自己在東美花園、太和街遊樂場、皇后大道中/汕頭街休憩處等玩樂的景況。

廣告

各人以自己的作品來緬懷、呈現及幻想不同角度切入點的灣仔,這個很早就發展的區域,到現時重不少地方正進行或將會有城市重建項目計劃,但不少地方還存有不少舊樓老店,加上每天都有那麼多人來這地方工作或遊玩的旅客,還要計上在這區的居民街坊呢,人來人往,而且不要忘記灣仔本身就是位處於銅鑼灣及金鐘中間,灣仔怎麼可以被看輕呢,就算不是香港藝術中心40周年,灣仔也不可能被每天在這區來來往往的人所忘記,縱使各位上班的城市人沒有認真認識這地方的過去與現在,但或者未來會開始認識呢。

不過,希望灣仔不會因為建地鐵而沉降,又或因為要重建而拆掉所有舊建築物,而令這地方人面全非地慘不忍睹,那麼我才可以沒灣仔的過去與現在,但仍有其將來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