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疫症都市:既遠亦近」 毋忘傳染病對香港的影響

2019/2/14 — 13:27

香港是疫埠?香港曾是疫埠才對。或者有香港人從不知道香港曾是疫埠,因為以為香港如此繁榮及現代化,雖然公共醫院日日病人如潮湧,醫生護士忙到爆煲及叫苦連天,但也無理由會成為疫埠吧。

其實,你是不是太善忘,忘了上堂時老師可能講過的香港歷史,便會略略知道本港開埠初期已受瘟疫影響,就算在二戰後,也曾多次宣布為霍亂疫區,而同時這些病疫究竟也影響了這城市的醫療、房屋、衛生等不同方面的發展。

點解新年流流要說這些不吉利的東西,只因早前丁了大館看由衛爾康基金會呈獻的「疫症都市:既遠亦近」展覽(Contagious Cities: Far Away, Too Close)(展期至4月21日),在中環大館賽馬會藝方F倉、E倉低層及D倉地下不同地方,展示了有關鼠疫的歷史及和香港這城市的的關係及影響,更特別找來郭瑛策展當代藝術展覽部分,展示了十名本及海外的藝術家作品,參展藝術家包括了陳翊朗、鄭淑宜、鄭得恩、卓穎嵐、Gayle Chong Kwan、周育正、黎清妍、徐世琪、王思順等。在溫故知新,帶出原來疫症和這自稱為國際大都市的香港,從來就是很有關係,而不是像很多人以為疫症是其他第三國家或落後地區的事而已,也以一些當代藝術品令你以另一種角度或方向,去感受及思考疾病、衛生、死亡、恐怖等東西,在上一課歷史堂之餘,也上一課藝術堂。

廣告

就好像是在F倉一樓入口處,放置了周育正的大碟及有香味的手帕,勾起大家對消毒及嗅覺的種種回憶,又或是陳翊朗的一大幅壁畫《地鐵車廂》,如果車宿中充滿了各種妖魔鬼怪或魑魅魍魎,是不是將大家對傳染病的恐懼感形象化地呈現出來。

還記得在03年時,香港因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感染人數不斷上升,但港府強調香港不會因SARS而宣布成為疫埠——因為按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當一個地方有霍亂、鼠疫、麻風等傳染性極高的個案,又有蔓延及未能控制凡情況,便會宣佈成為疫埠,直到最後一個病人康復,在潛伏期兩倍時間內再無新症,才能除去疫埠之名,而當成為疫埠後,市民出入境會受到限制,因為要有針紙證明自己已打了防疫注射針。跟以往可能不同,如果再成為疫埠,香港社會上下可能都會因為疫症而體驗到一些實質的影響,如對本港貿易及經濟的重創。

廣告

看完展覽,還是在下次乘坐地鐵或其他公共交通工具時,當有人咳了幾聲,又或有人出現不舒服時,不知自己會不會好像是見鬼般的反應呢。

如果不是SARS,香港人也應不會洗手,洗手,洗手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