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自宅字築」 居住是香港人的幻想 也是社會問題的現實

2019/8/8 — 12:49

筆者想到一件事,以前社會沒有怎樣討論土地及房屋供應問題,但近十年左右,社會差不多所有問題,都好像和土地及房屋供應有關,從市區重建、保育、土地開發、工廈活化、青年問題等,以至中港矛盾、城鄉之爭等,斬是通通由土地及房屋供應而起,明知道是老問題,甚至是死問題,就算政府成日說是重中之重,但當然是有心無力啦。而當前的香港社會,是分化也好,是分裂也好,是甚麼也好,又是不是土地及房屋供應引致呢。

早前到了香港藝術中心包氏畫廊,看了由香港文學生活館及過去識Passing the Past舉辨的「自宅字築」文學×視藝展(展期至8 月24 日),還記得好像是今年初才看了他們的「氣味相投」文學x視藝展,以五味四氣為主題,一位作家及一位視覺藝術家為一組,以各自的文字及視藝作品去解讀及表達辛酸甘苦鹹寒熱溫涼等,而這次也找了九組作家及視覺藝術家,同樣都是兩種媒介的作品,但改以居住為主題,分別抒發及呈現九個「宀」——宥、安、客、寐、宇、宕、㝯、寂、密。

以居住如此貼地而又跟所有人有關的問題為主題,你是租樓也好,買樓也好,等上樓也好,起樓也好,炒樓也好,無樓也好,都是居住問題。九組作品中,筆者最有印象的,有以董啟章×林東鵬的「宇」的打頭陣作品,林東鵬的裝置《〈天工開物,宇宅之變〉,〈戀物史〉三部曲之一》跟董啟章的短篇故事《宇》,幻想的故事從宇到宙再到寫,而裝置從宇到宅,從大啡熊到「警告 催淚」,一大塊木板的作品,彷彿是現實中的連儂牆,也好像是寓言故事的插圖,真亦假時,假亦真。

廣告

林東鵬作品

林東鵬作品

廣告

另外,董橋×劉學成的「安」,不知董橋的《曼陀羅室》是否好像劉學成的《室——歲月清芬》,曼陀羅花的香,是令人想念舊人舊事舊物,是不是如這創作的室一般幽雅玩味。又或周漢輝×Benny Lam的「密」,周漢輝的《密居誌》中的劏房生活,「像你活成不完整的人  因居於這不完整的空間」,如果以影像呈現,是不是Benny Lam相片中的侷促人形房呢。又或陳滅×智海的「宕」,陳滅的《中老年大廈》,「天國近了,還有十數年  不,市建局的告示剛已張貼 宣告末世另一教派的福音 倒數中老年壓縮的記憶 刻印在每寸鏽蝕的鋼筋 還有數年,哪怕幾個月 瓦礫、碎玻璃或者骨灰 遷到另一方寸而不朽空間」,而智海的《立信》,正是一幅被包起來,正在重建的大廈,時間流逝,人老樓亦老,人走樓亦志,再唏噓也得如此。還有劉以鬯×盧樂謙的「宥」,劉以鬯的《香港居》配上盧樂謙的《香港原罪》難道居住在香港真的是原罪,抑或香港本身就是原罪,所以放在摺檯上留給人們吃的是煙霧彈!?

你有能力買樓換樓炒樓也好,你要租樓等上樓也好,你。無樓要住劏房也好,你甚至露宿街頭也好,難道我們所有人的生命都是由我們所居住及擁有的「宅」決定?上天用「宅」來限制了我們的過去與未來,以及現實與想像——人生規劃因「宅」而起,也以「宅」為終點,「宅」是一種祝福,也是一種咒詛。

最現實的問題,最虛假的想像,最美麗的感動,最無情的呈現。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