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 不分男女老幼有權力必有暴力的世界

2019/2/27 — 14:00

早前到了位於中環的大館,裡面的當代美術館正舉行群展「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Performing Society: The Violence of Gender)(展期至4月28日), 由法蘭克福現代藝術館呈獻、館長Susanne Pfeffer策展,帶來11位本地及國際藝術家,包括黃炳、董金玲、Jana Euler、Anne Imhof、Oliver Laric、劉野夫、馬秋莎、Julia Phillips、Pamela Rosenkranz、Marianna Simnett、Raphaela Vogel,以繪畫、錄像、雕塑、裝置等不同媒介的作品,去呈現及表達有關身體、性別、性向、身份等議題的潛在結構暴力。

說到結構暴力,就以社會學家Johan Galtung在其《和平,暴力與帝國主義》書中所指,結構暴力是通過現代社會的政治、社會、經濟等體制而起作用,非必直接施加於肉體上,而是會表現成剝削(exploitation)、滲透(penetration)、分裂(fragmentation)及邊緣化(marginalization)四種方式。

利用或透過制度、政策、規模、模範、結構及手段等去達到剝削、滲透、分裂及邊緣化,好像是在說甚麼戰事或侵略事件,但在現實中,這些不公平、不正義、不光彩的事,又是不是存在於性別、身體、性別、身份等議題中呢。如果沒有,那我們一定是活在某個烏托邦,甚至是天堂中的了。

廣告

董金玲的錄像作品《董金玲2-2》,以自己的身體——乳房進行的創作,探討對身體及身體的自主性,直接得可怕;Marianna Simnett的短片《乳房》,以一個英國農莊一家庭為主角,沉默地表達出對禁制及束縛女性的故事,靜觀其可怖; Julia Phillips的幾件雕塑作品,如《異化器》、《侵入器》、《定位器》,彷彿是重製出一些奴役或禁制人們身體的工具,恐怖驚懼;馬秋莎的錄像作品《定是美人》,看藝術家吞食一些美容產品,緩緩而不安;黃炳的動畫影片《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靈感來自1980年代的一首家喻戶曉的兒歌《親親爹地》,對父櫂、性行為、性向、身體及各種權力關係作出有趣而「搞鬼」的反思......

展覽令筆者想到一句話:暴力一直是關乎權力,而有關身體、性別等的暴力,也是社會權力結構、兩性權力結構的產物。一切都關於權力,簡單得令人感到可悲,即是當你有權,你就可以呼風喚雨,可以成為神,可以做盡壞事,你可以以不種名義,如宗教、禮教、宗族、民族等,來禁制及束縛不同性別不可以做,或一定要做,從而身體或精神上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

廣告

如果不想被傷害,不想成為受害者,原來就要成為當權者,所以近來全球鬧得熱哄哄的「#MeToo」事件,也是曼簡單是一切因為權力的原因。難道有權力,就有暴力?!

部分展品只准對年滿18歲人士展出或為青少年及兒童不宜,這是不是一種結構暴力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