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見樹亦見林」 正是香港風雨飄搖時 

2019/8/1 — 15:15

 

現在是香港的風雨飄搖時——又進入颱風季節,或者對於香港人來說,打風已是最大的天災了,因為這裡沒試過有地震、海嘯,也沒有火山,也不會落雪,所以每打風才成了上天對這城市的最大懲罰了,而且人們也會數算破壞力最強的颱風,翻起了多高的大浪,吹倒了多少樹木、房屋、招牌及其他物件,令多少人死傷,影響了多少人的生活,毫好飲去年 9 月吹襲香港的超強颱風山竹,付不少地區水浸及摧毀了大量樹木,多到引起人們去想應如何去處理及善用那些被吹們的樹木。

廣告

筆者記得有一些展覽是藝術家直接利用被山竹吹倒的樹木為創作材料,而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的「尋林覓趣」的一系列跨界別活動,如展覽、音樂表演、工作坊、生態導賞團等原來也算是受山竹颱風所觸發,筆者日前毫到了位於金鐘的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看了正舉行的展覽「見樹亦見林」(To See the Forest and the Trees)(展期至9 月8 日)。

筆者去看展覽時,真的剛巧是在大風大雨,不知是不是上天特別安排呢。展覽由唐凱琳及黃熙婷合作策展,找來了十位本地及外國當代藝術家參與,本地藝術家有何兆南(South Ho)、曲倩雯(Vvzela Kook)、鄧啟耀(Frank Tang)、楊沛鏗(Trevor Yeung),作品有繪畫、雕塑、裝置、影像等不同媒介,以不同風格及形式的作品去呈現颱風對城市的樹木的嚴重影響,在強調人與自然的共生關係之餘,也提出保育環境的迫切性。

廣告

作品好像有何兆南的《樹的留白》攝影系列,記錄了山竹過境後一片狼藉的香港街道;曲倩雯的畫作《夢紅香爐記》,結合了歷史、植物學、地園等,敘述了不一樣的香港歷史; 鄧啟耀的三幅《口袋公園》水墨畫,是東美公園、皇后大道中/汕頭街休憩處及太和街遊樂場,可說是另類的樹木、人文及城規資料紀錄及系統的呈現方式;楊沛鏗的攝影裝置作品《Yellow Rain》是暴雨後的落花,藝術家還長不了幾盆黏土原生蘭花。

外國藝術家作品也有James Prosek的十六米壁畫《香港動植物生態》,又或是植物繪畫家Sally Bunker在港實地寫生及繪畫的多幅本港植物圖鑑,也令筆者很喜歡。另外,展場中放置了幾部噴霧器及香薰機,原來是 Haley van Oosten的作品,是用被吹倒的紅樹等樹木,加上其他材料製成,你看時可以開啟及調教強度。

展覽令筆者想到一事,最近有新聞說,去年山竹過被吹倒的樹木,政府說都處理好,但今天仍發現有地方還未處理或清除,而又進入今年的颱風季節,不知何時才處理好那些潛在的危險。或者,隨著城市的發展,雖說我們愈來愈明白環保的重要性,但一發生問題,例如暴風雨的洗禮,樹林就往往成為被犧牲的對象,因為認為樹倒了,可以再重新種植,不是大不了的問題,再倒再種。

或者,就是因為從不被當是一回事,所以就不會覺得是甚麼大問題。風吹雨打,更感香港的風雨飄搖。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