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謝炎安的彩色美好世界」細節藏在緬懷舊時香港中

2018/7/24 — 17:34

早前選擇了非開幕日那天,去在海港城美術館舉行的本地藝術家謝炎安的最新個展「謝炎安的彩色美好世界」(Wonderful World of Color by Tse Yim On)(展期至8月5日),不是怕見人,只是愈來愈覺得本地的展覽開幕已成為證明自己仍然在藝術圈,「未死得去」的行為,「你好,好耐無見啦」,「我而家做緊XX」。當然,當是社交活動是很OK的,但人又多,忙著交際,你逼我,我迫你,走出去才發覺其實自己好像沒有多留意有幾多件作品。

這次個展中有十多張畫作,藝術家的彩色美好世界,的確鮮艷奪目,七彩繽紛,畫中也找到不少象徵了某些本地的時代意義,又或曾出現在很多人生命中的歷史人物及東西,好像張國榮、梅艷芳、麥理浩、公屋、飛機、王小虎等 —— 彩色美好世界或者是很個人的,是由自己經歷過,擁有過或認識過的事件、物件或環境建構出來。筆者總覺得人總是有點懷舊的,那些通俗或通行文化、人物等,是很本土的,是組成個人回憶的片刻,謝炎安的過往有這些出現過,其他人的過往有那些出現過;但或者看到他的這些,又可能聯繫上其他人的那些。

廣告

當然總以為舊時是美好的人,因為已有太多人是那種「以往永遠是美好的」,現時充滿問題,對未來更加悲觀,自己總是覺得這種懷舊不是懷舊,是一種對現實生活的躲避,把不想面對的痛苦壓抑或隱藏起來,將過去生活中美好的東西強化或誇大,這不是懷舊,而是懷舊病。

筆者喜歡那些細節位,好似王小虎的服飾、那本張國榮歌詞集、沒有人住的公屋單位等等,會令人想藝術家在想表達甚麼呢?是不是在暗示某些東西,不只是緬懷舊事舊物而已,而是在說一些社會現象、政治事件、民生狀況等等。

廣告

最後,筆者在這些年看展覽,寫展覽,也幫手搞展覽,實在想建議主辦單位不要禁止人拍攝作品,或要派人出來開聲不准人拍攝,除非行為會阻礙其他人參觀,或會傷害作品;又或會有版權上的參量。參觀人士拍下作品,放上網,是件無傷大雅,也無需驚慌的事。在這網絡時代,觀者將作品相片上載到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平台,至少可以幫主辨單位宣傳展覽。不會因為有人拍了相片,而令有心的買家不買作品。所以當遇到有展覽員工出來勸阻觀者拍照時,筆者便會不其然這樣想。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