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醜石喻」 唔通你唔係醜石

2018/6/29 — 17:06

「一塊醜石 沒用處沒價值醜得很 被村子裡的人嫌棄 一位專家 說醜石是天掉下來的隕石 小心翼翼運走了 外表影響判斷 人們對事物誤解感到迷惑 醜石是懷才不遇還是被點石成金」

不久前到過在油麻地的 PRÉCÉDÉE 藝術空間,正舉行本地藝術家容子敏(Simon Yung)「醜石喻」(An Ugly Stone Metaphor)(展期至6月30日),在彷彿是牆舖的廿四小時開放藝術空間展示了藝術家以醜石為比喻的水墨畫,旁邊放置了幾塊「醜石」。

這展覽令筆者想到作家賈平凹的短文《醜石》,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筆者抽出其中一些讓大家看:「我常常遺憾我家門前的那塊醜石呢:它黑黝黝地臥在那裡,牛似的模樣;誰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留在這里的,誰也不去理會它......它不像漢白玉那樣的細膩,可以鑿下刻字雕花,也不像大青石那樣的光滑,可以供來浣紗捶布......人都罵它是醜石,它真是醜得不能再醜的醜石了。終有一日,村子里來了一個天文學家。他在我家門前路過,突然發現了這塊石頭,眼光立即就拉直了。他再沒有走去,就住了下來;以後又來了好些人,說這是一塊隕石,從天上落下來已經有二三百年了,是一件了不起的東西。不久便來了車,小心翼翼地將它運走了......這又怪又醜的石頭,原來是天上的呢!它補過天,在天上發過熱,閃過光,我們的先祖或許仰望過它,它給了他們光明,嚮往,憧憬......」

廣告

以醜可為喻,帶出世間從來就有不識寶,人不可貌相,但可惜被忽視,被錯過,被埋沒的,實在太多了,做藝術創作的,更是大有人在,有天份的,有才能的,還要加上有家底的,有背景的,要成為被藝廊、貫家等接受及追捧,以至被大眾認識及認可的藝術家,你認為機會率有多少——在香港無論你是幼承庭訓,或自學成材,又或從本地及外國的大學或大專的藝術課程畢業,你要以藝術家成職業,是難,是可以比登天更難——香港有多少是全職的藝術家,可以靠自己的藝術創作為收入來源而又不需要找其他工作(全職或兼職),也能養得起自己及家庭呢,是少之又少。但又有很多很多人,可能是靠一份全職工作或幾份職來賺生活費,仍然堅持自己的藝術生命,就算不被藝圈認識,默默幹下去。就算不是做藝術,大部分大又何嘗不是醜石,等有一天被發現,被賞識。

廣告

好一個展覽,原來在說人生大道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