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Social Transformations校友展 更感社會轉型非我所能控與所想

2018/11/14 — 16:15

早前到了灣仔香港藝術中心的包氏畫廊,看了由香港藝術學院主辨的群展「Social Transformations」(展期至11月28日 〉,這其實是配合今年他們和澳洲RMIT合作二十周年而舉行的,所以就找來二十多位過去藝術文學士及藝術碩士課程畢業生,好像有Ivy Ma、Rachel Cheung、Matthew Tsang、Alex Heung、Suzy Cheung、Janet Lee、Christy Chow......人才濟濟,以他們不同媒介的作品來賀一賀。

以social transformation社會轉型為展覽名稱,開初看到這個有些嚴肅的社會學詞語,好像是有關社會結構或體制的改變,又或是某些社會價值、社會生活跟文化的變化,難道是想表示當代藝術,又或是他們的畢業生,和當代社會結構的進化或社會整體性的發展的關係或參與,實在太宏大。你們看作品時,或者要多花時間去思考思考。

筆者自己較有印象的包括:Gladys Ng的一組三件《4  a.m.》,用水泥、網、枕頭等呈現出在晨早時候睡覺發夢、掃街入的繪畫;Leo Wong的裝置《 Where is My Home》,以刻蝕了再見香港字樣的玻璃、泥沙及被風扇吹著的膠袋,再見香港就彷彿被吹著的膠袋般淒然;Matthew Tsang的裝置《Preserve the Moment》,是仿造的窗口、抽氣機出口、外牆等,吊起來就好像是回憶凡破碎片段般;Tobe Kan的Myrrh〈No Medicine〉是一組畫出來的假藥,如得安寧、樂復得、替你憂等等,都是很多城市人所需要的,還有Monti Lai的以米及種米為主題內容的裝置。

廣告

社會轉型,是轉甚麼型,我們在這社會中,究竟知不知道呢,自己是有意識轉型,抑或從來都不知轉型,到一天真的轉了型,才驚覺自己身處轉了型的社會,不知所措,更不能生存下去。

如果藝術家作品可以告訴我們這些在社會中,無權無勢,卻又是大多數的一份子一些啟發或指引,那就好了,因為那些主導或催化社會轉型的人或團體,好像從來都沒有令大多數的人明。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