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觸得觸不得

2015/12/12 — 18:43

早前到過在石硤尾 JCCAC 舉行的「觸」(Touch)展覽(展期至 12 月 31 日),這不單是 JCCAC 2015 年藝術郵的年度展覽,也是第三屆香港觸感藝術郵的重頭活動之一,四十多個藝術家及單位的作品,作品媒介及風格都很多樣化,繪畫、雕塑、裝置等,以觸動、觸感、觸發、觸摸等為靈感,而且主辦單位也找來視障人士為部分展品作觸感描述,讓有需要人士也能欣賞到作品。

部分作品是需要大家用手(不知有沒有用面)去摸,去碰,去感受,你才知道畫布或材料的紋理質感,甚或會發聲等,而不單單看而已。筆者想到,香港太多藝術展覽只供觀看,無論是繪畫、裝置、雕塑、板畫、書法、相片、錄像等等,都只是讓大家用眼去看,又或用聽,非常少是批准,甚或鼓勵大家去觸摸,除了那些放在戶外地方的大型雕刻作品,就有可能讓你觸碰,但也不是一定的有很多就算用金屬為材料的大型作都同樣是碰不得,其他大多數都是抱著眼看手勿動,只可遠觀,不可近看的展示方式,當然是為了保護作品,你用手一點,就會破壞了那幅畫,那張相,那件裝置,就好像所有藝術品都是一觸即逝,一碰即壞。

廣告

筆者只記得去過幾個展覽活動是打正旗號是讓人可以觸摸作品,又或以視聽以外的感官去感受作品,記得政府幾年前也曾舉辦過一次羅浮宮雕塑全接觸藝術教育展,讓大家去觸摸那些雕塑及浮雕複製品。

不過,筆者是想說,其實有幾多展覽活動是有想過要方便視障或有特別需要人士的需要,單是為展品提供觸感描述,便已被當成一個很額外或特別的服務,很難想像藝術在香港是處於一個很共融的水平,你看導盲犬在香港仍不是一個被所有機構及地方接納的處境便知道現實是怎樣,如果香港是一個共融社會,便不需要不時有機構及團體出來推廣共融社會活動啦。

廣告

如果有間藝廊舉行一個「任摸唔嬲」的展覽,不怕展品會被「摸蝕」,不知有沒有這樣會,可能不是藝廊方面擔心,或者是藝術家自己懼怕。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陳百堅的《生命種子》

陳百堅的《生命種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