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觸目》@K11

2015/3/1 — 17:00

【文:阿三】

 

(評論此展覽文字甚少,都不知是禮貌至上不好直言,還是連講也不想講。醜人不易做,等我來吧。)

廣告

一、K11自稱是「購物藝術館」,全中國已有逾二十個這樣的鳩嗚商場,誰都知道擺放的作品與商場空間毫無關連,甚至產生怪雞效果。尖沙咀這個「藝術」空間,徹頭徹尾以商店櫥窗角度理解藝術展覽,大面積的落地玻璃目的是要讓通道人們看見裡面,根本是個「金魚缸」。展覽空間,是一個「L」形通道與又有柱位又三尖八角的小空間構成。先天不足,誰在此搞展覽都會中伏!

二、《觸目》把玻璃近乎全封起來,是無可選擇下的聰明之舉。(早就應該封!之前有一些新媒體展覽也如此做。)空間規劃讓觀眾螺旋式單向前行,應是此空間唯一較佳的設計。

廣告

三、計劃主角是梁基爵,而他在各部分與不同藝術家或團隊合作;作品各個細節,由整個團隊還是梁基爵來決定,我並不知道。在絕對人工的密閉地庫搞與自然相關的聲音裝置,主題無可無不可,但以「水」、「呼吸」、「開花」、「孕育心跳」這種單一方式想像生命滋養,會否太看少觀眾呢?還是擺脫不到「商場搞藝術就必然要容易令觀眾明白」的迷思,如 TVB 師奶劇硬塞低能白痴橋段就是保證收視的不二法門?這,還是 K11 的導向?

與小學生合作之部分

與小學生合作之部分

四、「前奏」部分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很似學生勞作,細看發現的確是小學生作品,符合計劃規定的「教育成份」,那,就可以接受。不過,每一個小音樂盒放入學生名字,會否是種視覺干擾?把學生名字放出來實有必要,可是需要安排一個專業展覽的陳示方法,分辨學校貼堂與展覽之差異。

與小學生合作之部分

與小學生合作之部分

五、聲音,是核心。但未進展場,旁邊商舖噪吵的音樂已替展覽背景定調。而在展場裡,我只仍感到噪吵散亂。五個部分均發出不一的機械聲音,而那機械聲是很低科技的聲音。(應算是科技嗎?還只是機械動能發出的物理聲音?)同時,各部分又播放一些沒甚麼特別的「自然」聲音。種種聲音混合起來,說是「聲音與空間的交響旅程」,我則感到各聲音生硬地東拼西湊,比進入地盤更為煩亂。如果策展概念不把作品詮釋為「感應自然,滋養感官」,我倒會思考這些人工的聲音與「自然」的關係。但現在的自然,是甚麼的自然?

六、各部分的機械郁動,包括音樂盒轉轉轉、石頭落水碰撞、磁帶擺動扮蠕動的蟲、花燈上下伸縮、或是以喇叭震動帶出心跳或揮抖動,搞一大輪然後得出簡單不過的效果,會否過於虛耗心神與精力?而展覽期間周而復始的技術故障,肯定會煩到各創作團隊及商場職員。那又何苦呢?

七、整個展覽的視覺美學要求,我也有質疑。作品的外觀都傾向裝飾,加點燈光其實只是霎眼嬌的商品效果,而每一個部分所用的物料與陳示的美學,關係似乎不大。

 

八、與林嵐合作製作的「孕育」部分,說是有女性關懷與感覺,我倒不太感覺得到。或者是因為前幾個部分的先入為主或干擾,又可能是聲音與機械的前題太過凌駕於作品意義的發展與轉化。

九、策劃與個別參與藝術家我均認識,一邊看我一邊感到她們的為難。(是的,她們過去的製作並非如此。)這令我想到,藝術家及策展人進入這種難以處理的空間,與不太熟悉藝術的商業機構合作時,他們到底有多少議價能力?他們要花多少時間令商業機構明白如何支援藝術創作?這不是說商業機構定是惡獸或要求多多,而是商業機構對藝術的無知衍生出來的種種限制,很可能已令藝術團隊相當苦惱。

十、我一直也關心做雕塑的朋友,他們如何保存作品,尤在寸金呎土的香港。《觸目》快將結束,大量作品與物資將何去何從?我不知道。這涉及破壞環境與藝術道德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