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瀚文

許瀚文

香港中文字體設計師。

2019/9/22 - 17:05

記現代設計大師 Wim Crouwel

Wim Crouwel,圖片來源:Stedelijk Museum

Wim Crouwel,圖片來源:Stedelijk Museum

荷蘭現代主義設計大師 Wim Crouwel 先生剛前幾天過世。那一代的大師都已經七七八八,遺下的是一個懸而未決、寸步難行的世界。

很喜歡 Crouwel 先生全盛時期的設計,總帶著對未來的盼望和希冀 — 清晰的線條和色彩分野,代表心境澄明、高度發展的智商,對於秩序和系統的嚮往;難以閱讀的文字,是對人類文明的放任幻想跟可能性的追求,而產生鮮明聲音和立場。他和其他現代主義設計師吸引我的,都是一種對未來正面的期待和想法。這在於戰後百廢待興的歐洲社會,是一種鼓勵發展的態度文宣。

這是一種年青的成長能量。

廣告

然而設計像社會,發展的風潮這後便得放鬆,正能量也不能直到永遠。理性設計逐漸發展成風格、信仰、不問究竟,便走向窮途末路。滿街是沒有原由的國際風格、Helvetica,濫竽充數,讓人感覺沉悶而被拋棄,進而擁抱強調玩樂、個性而精彩的設計風格,現代主義風潮沒落。

高峰期的 Crouwel 先生對於未來的相信和盼望,可以從他當年的照片可以看出。爾後洗盡鉛華,有點凌亂的書架、穿上尋常老人的襯衣輕鬆拍照 — 告訴你這是他對生活的答案。人到老年,年輕時建立的都是很美好回憶,但是人生無常,當下眼前的生活才最重要。

這是了解過、經過過後,安心成為世界一份子的舒心展現。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