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愛妻》發佈會 董啟章:假如有一段可以運算的關係...

2018/7/15 — 9:16

作者董啟章(左)及其妻子、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黃念欣(右)。

作者董啟章(左)及其妻子、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黃念欣(右)。

作家董啟章最新推出個人小說作品《愛妻》。昨日(14 日),他與太太黃念欣到書店出席新書發佈會,跟愛妻談《愛妻》,與讀者分享如何把二人現實經歷融入創作。董啟章笑指:「要談《愛妻》,我找一個男人或另一個女人來跟我談,感覺都是怪怪的。最合適是請自己的妻子。」

董啟章於《愛妻》後記指,作品與前兩本長篇小說《心》及《神》,集合成他的個人「精神史三部曲」,記錄了他過去三年精神狀況和變化 ,卻不是預先定好的寫作計劃。在寫《心》的時候,他正值身體起毛病,希望寫作能與病患好好共存;到寫《神》的時候,恢復進度比預期樂觀,身體情況較好。去年,出新書念頭再次冒起,主因則是一個蘊釀已久的想法成熟了。

廣告

「記得新婚之初,我曾經對鍾曉陽的小說表示不以為然,具體原因不太記得,但太太就是很喜歡鍾曉陽的作品。」自己是作家,太太是中文系副教授。一個做創作,另一個喜歡分析研究,二人時常討論文學,但喜好不一定一樣。雖然這次分歧不至於影響夫妻關係,但他印象深刻,因此埋下這次寫書的契機。後來,他讀了鍾曉陽的《愛妻》,了解到太太喜愛鍾曉陽作品的原因,為夫妻可以通過書來互相理解而感動。「鍾曉陽的《愛妻》談的分離,是一個悲慘的故事。我想從中回到一個起點(夫妻關係),開始寫自己的書。」

未來世界,精神與肉體的界線消解。
忠誠或背叛,不再取決於自由意志?
「愛」,還存在嗎?
「愛」是超然的本性,還是機器的運算?
人與人,能互相理解嗎?心靈,能彼此融合嗎?
因為「愛」,我思故你在?還是你想故我在?到底是我做夢遇見你,還是夢中的你想念我?
一個「愛妻」的故事,一個在現實與虛幻之間,精神與肉體的「背叛」和「出軌」。

——  節錄《愛妻》內容簡介

廣告

取材妻子於劍橋的經歷

《愛妻》從一對夫婦關係延伸出對人倫之愛本質的叩問,及反思對人性與人工之間的掙扎。黃念欣指身邊不少人皆好奇,小說有多少內容來自他倆的真實經歷﹕故事講述作家妻子前往英國劍橋旅居與任職大學教授的丈夫,展開長達一年的書信往來。現實中,黃念欣早年確實曾到劍橋作學術交流,董啟章亦把二人分隔兩地經驗和黃念欣於當地的所見所聞,轉化成這次創作的內容。

黃念欣說在劍橋曾參與一些學術分享會,遇到來自不同學術領域的人。大家素未謀面,最先打開話匣子,都不外乎分享自己的專業領域。「我遇到有一個硏究學者,他和研究團隊在劍橋有一個《紅樓夢》研究中心,說已經有五年。他們正嘗試教會 AI(人工智能)讀懂《紅樓夢》。」讀懂的意思指,能學會操詞造句、白話文文法和《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寫作風格。「他說到 AI 有近乎無限的記憶儲存量,如果能教他讀懂,有否機會出現再世曹雪芹呢?他的研究目標是希望這位再世曹雪芹,能批改論文。」

黃念欣對那位學者的研究很有與趣,但基於分享活動的傳統,參加者不會介紹自己的名字和交換聯絡方法。事後,她無法找回那位學者,即使對這位學者和他做的研究的真確性存疑,這次經歷也成為《愛妻》創作的重要概念。

「如果科技發展出文學的 AI,那會是怎樣呢?」黃念欣問。

嘗試科幻創作 人向 AI 尋找感情出路

這個問題或許可以視為《愛妻》故事的起點﹕大學教授從研究妻子的創作,發現自己從來沒有留意到的面貌。他被思念、病患和工作壓力困擾,對現實失去把握,無法從虛構與幻想中走出來。到邂逅年輕科研專家 YH,她向教授提出,可以幫助他利用數據重構和意識下載,創造一台寫作機器,唯要付上妻子作代價。另一條故事線,講述女研究生在研究作家作品時,無意中觸及教授夫妻關係中的秘密;自己亦陷入戀情危機,跟男友日漸貌合神離。女生的男友是年輕劇作家,遇上創作瓶頸,沉迷於法國耶穌會會士德日進的靈性大融合思想,妄想互聯網是人類精神連結的終極歸宿……

董啟章指書名除向鍾曉陽的《愛妻》致敬外,亦有其他象徵意義。愛的普通話發音是 ai, 即是 AI; 愛妻是「AI 妻」,也是「 I 妻」,我的妻子。作品要探索的是,如果 AI 能順利注入整個人的思維,AI 妻仍是愛妻嗎?

《心》是董啟章的自白書,但亦是鬼故;《神》是對宗教哲理思考,其實是情色小說;《愛妻》談夫妻關係,實情是科幻小說。黃念欣形容這些創作都是董啟章的「文學變奏」。她說:「我讀董啟章過往的作品,感覺好少呈現他自己的真實部份。」但《愛妻》有不少內容與真實生活有關,甚至自己有關。董啟章說:「我的確有取自真實生活中的原型去帶動創作,可以是身邊人,可以是遇見過的一個人的外形,但不認識的。 」黃念欣指,即使自己是董啟章作品的第一位讀者,亦有意識不介入他的創作;而當自己被他轉化成《愛妻》的內容時,董啟章也為她保留了一個「安全的距離」。

「董啟章做創作時,他已經有一個很完整的創作框架,基本上我就算有意見,不也會影響到作品本身的文脈或本質。但這次寫《愛妻》,我的確有令結尾跟他原本創作的有不同。在此要先跟讀者們說不好意思,你們看不到《愛妻》最初的版本。」董啟章笑指最初的結尾已刪除,無留底。二人坦言內容詳情不能說太白,賣個關子,留待讀者探索。

ーー

「浮生若夢與寫作機器」:董啟章新書《愛妻》發佈會

日期 :2018/7/14 (六)
時間 :下午2時30分
地點:銅鑼灣誠品書店
主辦 | 聯經出版公司
講者 | 董啟章(作者)、黃念欣(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