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 Daniel Barenboim 與 Staatskapelle Berlin 東京音樂會

2016/4/26 — 13:47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文:岳琳】

年初行得開,往東京聽了三場音樂會,各值一書,先記 Daniel Barenboim 與 Staatskapelle Berlin 

從未現場聽過 Barenboim 的 concert. 難得這是 Toshiba Grand Concert 2016 邀請他和樂隊來。整套音樂會在東京演9場,外加仙台、大阪、名古屋及川崎各一場。演全套 Bruckner 布魯克納 9首交響曲,另每場 Barenboim 均獨奏兼指揮一首莫扎特鋼琴協奏曲,有 No. 20 (K. 466), No. 22 (K. 482), No. 23(K. 488), No. 24 (K. 491), No. 26 (K. 537), No. 27 (K. 595),曲目甚有看頭。上星期碰到的香港樂友,東京9場全部出席。可惜的是假期不配合,否則 9/2-20/2, 9場音樂會聽畢,更可於 21/2 再跑東京馬拉松,實為美事

廣告

我聽的一場曲目,上半場是 Mozart: K. 537 "Coronation" ,下半場則為 Bruckner No. 4 Romantic. Barenboim 似甚愛 Bruckner, 一來他已有一套 Bruckner 交響曲全集的錄音,二來 Bruckner 算是作曲家熱門中的冷門。卡拉揚的全套Bruckner 交響曲集固然是經典,但他棒下的柏林愛樂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卻從未現場演出過其中幾首。 怪傑 Celibidache 指揮的Münchner Philharmoniker就更受樂迷推崇

外訪的樂團更甚少以Bruckner為主打,可見 Barenboim 對 Bruckner 的偏愛。當然,他指揮這套交響曲,連獨奏莫扎特一係列協奏曲,這些加上來,莫說是東京,就算置於紐約卡耐基音樂廳,也算是年度盛事

廣告

無獨有偶,香港管弦樂團於六月的音樂會也演出Bruckner 的第四交響曲 Romantic,上半場同樣以一首莫札特的協奏曲為主打。港樂指揮 Jaap 亦以指揮 Bruckner 聞名,執筆之時他已獲紐約愛樂委任為下任音樂總監,香港樂迷雖與有榮焉,但也側見美國樂團之人才凋零,此乃二次大戰之後所未見,究其原因,是二戰前夕大半歐洲音樂人才為避秦而徙居美國各地,方有美國五大樂團之聲名鵲起,指揮大師不在話下. Georg Solti, Fritz Reiner, Eugene Ormandy, Bruno Walter,甚至 Rachmaninov 等. 連帶樂團的樂師,皆為美國提供源源不絕的人才,就算地方樂團,也有絕佳的土壤發展。然而數十年後,文化深蘊的中西歐已無戰火,單計倫敦市已有五大樂團,柏林又有三個頂級樂團,還未計德雷斯頓、慕尼黑、阿姆斯特丹、維也納等樂團及歌劇院的樂隊。相比美國的粗線條文化,歐洲重新作為古典音樂的文化中心實為時間問題,亞洲及其他地區更望塵莫及。再加上美國的工會文化,樂師不退不休, 聽眾群又越收越窄,Barenboim 棄芝加哥樂團音樂總監之位,返回柏林歌劇院,又豈是草率之決定

五月份來港之費城樂團,同樣會演出Bruckner 第四交響曲。香港的樂迷,可以比較比較

我對 Bruckner 沒研究 (見笑,音樂會前他的交響曲沒完整地聽過一首),想聽的是 Barenboim 的莫扎特。其一是他可能是全球最忙的音樂家,來香港演出的機會不多,上年八月到柏林也沒法聽他的音樂會,其二是就算他來,也多作獨奏會 Recital, 協奏曲在歐美以外難得一聽,其三是,我獨愛莫扎特。最想聽的當然是 K. 466. 惜演出當天仍在雪國,便選了這場 K. 537 "Coronation" 

早上仍有跑步籌款,臨場排隊才購得貴賓缺席的門票,位置不錯,樓下堂座中間靠左,¥25,000 ,未算最貴。樓上仍有 ¥29,000,不過上星期坐過樓上,這次坐樓下。其實論欣賞 Barenboim,我最喜歡還是坐 Choir Stall, 一來票價平,二來對正指揮,三來近樂團,可聽得更細緻

Suntory Hall 同日前所去的東京芸術劇場 Tokyo Metropolitan Theatre,均有即場售賣臨時缺席門票的服務, 這些服務於大城市的主要音樂廳也有提供,唯獨香港沒有,何謂國際大都會可見一斑,寄望將來西九的演出場地能有此服務,造福人群 

說到門票價錢,尚可負擔。是日全院滿座,以歐洲整隊樂團及出名的指揮及獨奏家演出,並不算貴。也唯有在東京,才可以欣賞一整套9場音樂會,其一,有足夠的聽眾群來支持,日本的樂迷水準極高,而且人數不少,一般樂團在東京演出問題不大,何況是 Barenboim;其二,日本人不以做生意的方式來辦音樂;其三,日本所有大城市已同歐美樂團建立了長久而穩定的合作關係,樂團大多數傾好了日本的音樂會,再順道到鄰近地方演出。香港以上三點,均無法媲美,亞洲其他城市,就算有錢如北京,也只能吃酸葡萄。不過日圓長期偏弱,對贊助商及聽眾都是負擔。之前上網查,最貴的門票銷情的確較慢。Abeconomy 影響,無處不見

說到聽眾群,我聽的三場音樂會,都沒發現比我年輕的聽眾。普遍樂迷在五十開外,雖然日本銀髮族的消費能力高,也是80年代起儲落的聽眾群,但長此下去,也令人擔憂日本將來有否足夠條件繼續成為亞洲第一辦古典音樂會能力的國家

音樂會在六本木附近的 Suntory Hall 舉行,這是全日本音效最好的音樂廳。我坐不同位置聽了兩場,應該是我到過最好的音樂廳 (柏林愛樂廳及維也納金色大廳均過門而不入,仍為憾事),下面論樂部份再說

音樂會在下午兩點開始,這有點特別,雖然是星期六 (星期四公眾假期和星期日的也是下午兩點),但無影響入座率,我也確認為樂師在下午演出往往更有水準。一如以往,兩點開始的音樂會,一點半就排滿聽眾在廳外,不見遲到的樂迷,音樂會準時開始

樂團是 Staatskapelle Berlin. 柏林歌劇院的樂團,Barenboim 就是這樂團的音樂總監。一出場,見他略顯疲態,待樂師坐下,他便即進入狀態,原來我多慮了。第一首是莫扎特的第二十六鋼琴協奏曲,樂隊編制約三十多人,Barenboim 作指揮兼獨奏。鋼琴拆了面板,就放在樂團的中央,樂曲先從左邊的第一小提琴奏起,只得十人的第一小提琴,優美輕快,一聽就知是高水準的樂團,弦樂手的反應一致,身體隨樂而動。我即時放鬆,這門票有買貴,沒買錯

沒有指揮台,Barenboim 反更揮灑自如,以往看他的錄影指揮,總認為他動作太大。其實他個子不高,但指起時很有個人風格,明顯見到樂師跟他很有默契,鋼琴獨奏一入,右面的第二小提琴首席都定睛看他演奏。Barenboim 的琴聲很細緻,整體的風格雖不是我杯茶 (指揮亦然),尤其演奏莫扎特,有點拖泥帶水,欠了一份靈氣,不過到了 Cadenza,同第二樂章的獨奏部份,當樂團停下來,只得他彈琴,音色自然而美,ppp 也能奏至全廳。這首 K. 537 比 K. 466 更能展現鋼琴家如他的細膩。我便以為,這鋼琴是Barenboim 自己彈開的一副,隨他演出而運至日本 (內由光子 Uchida 與柏林愛樂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演出的貝多芬鋼琴協奏曲全集就是用她在倫敦家中彈開的鋼琴,運至柏林演出,Horowitz 的 Moscow recital, 當然也運了他的 Steinway CD 503 到莫斯科)

待中場時到台前看看鋼琴,一問樂團,才驚覺 Barenboim 彈的是 Suntory Hall 駐廳的鋼琴。結論是:1. 這9呎的 Steinway & Sons 是絕佳的琴,若一直長年放在此音樂廳,說不定 Rubinstein 和 Richter 都彈過; 2. Suntory Hall的音效好得不用多說,要置身現場聽一次才明白; 3. Barenboim 有超凡的控制弱音的能力 (比 Argerich更佳,當然,我上次聽她是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效奇差。) 

這是我現場聽過,最好的莫扎特

聽完上半場,我已從新評價 Barenboim. 以往我從錄音欣賞他的演出,現在於音效極佳的演奏廳聽一次,再次印證了聽錄音同聽現場完全沒法相提並論

下半場的布魯克納也喜出望外。銅管樂奏得輝煌,第二樂章的中提琴齊奏印象最深刻, 巴倫邦揮灑自如,全程無譜指揮,胸有成竹,謙卑且有自信。雖沒有加奏 encore. 但總共謝幕七次,並帶領全體樂師向每邊及後排樂迷致意。Barenboim 更與樂團半數樂師寒暄,好不相熟,可見他是極具感染力的音樂家。最後帶走樂團首席返回後台,一氣呵成,樂迷掌聲久未散去,這就是巴倫邦的魅力

湊巧在樓下的咖啡廳,碰上了兩位小提琴手,便上前和她們搭訕,一傾就是兩句鐘。不是她們要看Madonna,我要趕飛機,還不會就此作罷

回去時,翻開了音樂廳的演出日程,5月份便有 Simon Rattle 指揮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的全套貝多芬交響曲

東京,的確是樂迷的天堂

 

(原題為〈記 Daniel Barenboim 與 Staatskapelle Berlin 音樂會 13/2/2016 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