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 TAI 身體劇場工作坊: 不只是保留傳統,而是如何面對衝突

2019/4/1 — 11:08

今年二月初,機緣巧合,有機會參加由西九We dance 邀請過來演出的台灣花蓮TAI身體劇場的工作坊,二天全天密集學習,除了輕嘗原住民的腳譜,也迎接節奏對身體的呼召,重遇跳躍的衝動,以及儀式動作如何建立群體經驗,此外,也讓我細想,動作到底如何表現/書寫/探究生活的實相。

TAI身體劇場的團長瓦旦・督喜個子不算特別高大,但很有領袖的風範,總是認真的說和聽,眼睛閃發深思而來的堅定光芒,說到一些特別字眼時,又會笑得長出太陽,如「著迷於腳踏的音響」、「靈魂」、「土地」,「錯不就是更好嗎」,「每個人都不一樣」,「牽手很美呀」。

他大概已經跟無數人說了很多次,TAI 是來自太魯閣語的羅馬拚音,是「看的意思」,啟發自他父輩常跟他說,不要只會問,一定要做,看著就對,邊看邊做,做錯了,就好了,因為更會學,更深刻。這跟表現藝術不就是很相連嗎。他說的這個看,當然不只是眼睛在看,而是整個人的,靈魂在看。

廣告

這些對我來說有趣,卻不新鮮,但,當他說到「不是要單單保留傳統,而是如何面對衝突」時,馬上醒神。

想到很多地區都把傳統文化及民俗舞產業化,什至invented tradition 或者一味迎合旅客的凝視,出賣所謂的儀式表演,到底什麼才是傳統底蘊? 真正的原住民生活文化?

廣告

瓦旦直接就跟我們說他和一些團員早就離開了父輩山居的生活脈胳、作息節奏及勞動方式,就算有大量的田野調查和訪問,都不會有祖父輩的身體及跟大自然的感應。更重要的,原住民不是一個文化斷裂的問題,而是更根本的生存問題,也就是土地問題。聽著,很感動,這才是面對自己文化最誠實又真實的態度。所以,他們的作品,有來自傳統的歌謠、聲響及儀式動作,但都真誠地用自已的身體說出當下的感受、現代的故事及議題。

瓦旦說一直被腳踏的聲音迷住,是一種呼召,後來他把聲音、拍子、方向化為數字,成為很獨特的腳譜 (初學時,有感很多3/4拍子,很多身體及方向的轉移,讓舞者有很多在時空間隙中有自己的選擇) ,現已寫下了60多式。而作品內容都是從生活而來的。他們舞團在花蓮市農兵橋下搭設鐵皮屋「工寮」一起生活及排練。腳譜既可以有系統地記下不同原住民的不同傳統動作,也可容讓不同的人,因應自己的感情、經驗、文化、回憶而變奏,成為可以有個人個性的群舞。這種容讓差異,尊重衍生及即興的方法,本身就很現代了。誠實地不模仿,不套用傳統身體語彙,本身也很真實。

我們所有同學都很開心,重拾一種難以言明的連結,是來自拖手同心,一起叫跳,又或是來自節奏而來的亢奮,儀式感而來的莊嚴,一種回歸本原靈魂的呼召? 都可能是。香港有沒有自己的舞譜?

是的,不知誰說的,能用身體來跳舞是一件好幸福的事。

願可以看得更多。

參考文章: 
編織身體,重構傳統:TAI身體劇場的文化故事

原住民舞蹈

瓦旦.督喜:用我們的歌、舞、靈 填滿劇場 

影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