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黃衍仁 — 靜默內省 自學修練 談眾籌專輯《蓮蓬採樣》

2015/7/23 — 12:56

〈蓮蓬採樣〉唱片封套

〈蓮蓬採樣〉唱片封套

每日網遊 facebook,總會見到朋友在某活動頁按上出席、或是受一個久遠時期like了的專頁的邀請,看見有某個劇場上演或是某套獨立電影的放映,你會想,呀如果有機會,我就會去。但,錯過了,內裡的映像與音樂,都是無法追回和重溫的了。

這的確是個問題。

廣告

本地對於獨立電影和劇場的影像和音樂的紀錄已愈來愈有系統,但遠遠未足夠。有心的音樂人會把對於劇場的製作作一個完整紀錄,然後輯錄成作品集發售嗎?就算有,也不多。獨立音樂人黃衍仁(下稱仁)就有這個打算。

眾籌  修煉不是差事

廣告

黃衍仁在自己的專頁辦集資,目標是集資一萬港元,去印刷和推出他的劇場和獨立電影配樂作品集。「摸著石頭過河,更要享受,而不當差事,也是一種修練吧。」被問及眾籌計劃的安排時,黃衍仁如此說。當眾籌愈來愈普及,新意念的產品、有價值的資訊平台以至有心的音樂人也會利用眾籌這個方法去完成目標時,作為工作上也涉及眾籌的筆者,也很認同仁的說法。

預售 / 集資出版:蓮蓬採樣 - 黃衍仁配樂自選集連結:按我內進

 

【預售 / 集資出版:蓮蓬採樣 - 黃衍仁配樂自選集】獨立制作自由定價送禮自用多少無拘預售 / 集資目標:約$10000港元主要用作印碟包裝發行銀行戶口:hsbc 4414039117過數買碟請 PM此專業,方便記數,謝...

Posted by 預售 / 集資出版:蓮蓬採樣 - 黃衍仁配樂自選集 on Sunday, 28 June 2015

自學  感通不能死練

就算是眾籌,仁也沒有揀選比較近月多人選擇的音樂眾籌平台,反而是自辦一個facebook專頁,在上面加加連結,加加paypal指令就成事。

自己搞,自已來,DIY 這個概念由60年代盛行,近年曾經變得有型,然後變得是「非常普通」的事。在仁看起來,自辦自主,就是如呼吸一樣自然。「自學是我成長的命運,當然有好有壞,有些人家正統起首要學的東西,我可能遲了五年。」其實一些大家現在很了解、很喜歡的獨立音樂名焦都是自學音樂起家的。對於獨立精神已入骨子的人來說,真是平常。

「老實說,技術很死,要學一定有的,但對事物的感通,卻不能死練,只能努力地生活,捉緊生活教你的東西。」生活中,抗爭中,也是創作的源頭。仁的名作〈堵路歌〉歌名說得淺白,歌詞卻寄上了他一貫的隱然。

在誰人的空間裡誰允許你坐下去看守一塊木頭 / 在誰人的清單裡誰催促你活下去 變做一塊石頭 / 重複的聲音滲進這腳步似在向前走 / 強忍呼吸最終也呼出這秩序的虛構

— 〈堵路歌〉

在佔領運動中、在長年的遊行中,我們都看到那些似在向前走的腳步,但是群眾最終好像一無所得。這種「秩」,很有序嗎?不,都全屬虛構。

我們都參與過遊行,都有過失敗感和虛無感。仁就從旁觀察,寫出新像。雖然今次眾籌的專輯主要是輯錄劇場和獨立電影的配樂,但在了解仁的創作路之先,容讓我都引用以上這支「抗爭歌」。仁續說「 我沒有聖經,彈奏技術有限,每次就得逼自己從新進入一件事,對別人來說可能有點累,但我卻喜歡。」

黃衍仁 (來源:黃衍仁 facebook)

黃衍仁 (來源:黃衍仁 facebook)

坦白說,我都是因為社運歌曲或者社運事件才認識仁。以至乎,我跟仁的首次見面,還是在DBC數碼電台「青年台」工作期間,跟仁在中環匯豐銀行底進行。「我是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無分國界、同時尊重差異、捍衛社群的生活、文化,在我看來沒有矛盾,只要視野拉闊,必會看到『別人』身上的『自己』。」

他重視集體,重視社群。聽他的歌,歌詞或許深澀,意像或許不容易理解。但多了解這位音樂人,你會知道他是如何重視團體,是非常有情份的一位有心人。在重新灌錄和整理的舊年代抗戰歌〈再會吧,香港!〉中,仁引用田漢的填詞,描述香港是「旅行家的走廊,也是中國漁民的家鄉;你是享樂者的天堂,也是革命戰士的沙場」。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別人看到是一條時間線,他看到的是一幅會轉動的長畫作,他知道,歷史、時間、空間之中,我們都決不能自絕。「在政治上或靈性上,我學到,出於『恐懼』的分隔,終會帶來集體/個人更多的痛苦」黃衍仁續說。

再會吧,香港!可聽得海的那一方,奔號着兇猛的豺狼,他們踐踏着我們的田園,傷害着我們的爹娘!我們還等甚麼?莫只靠別人幫忙,可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地無分東西南,色無分棕白黃,人人扛起槍,朝着共同的敵人放,用我們的手奠定了今日的香港,用我們的手征爭明日的香港。

—〈再會吧,香港!〉

我問他,我第一次聽過他的名字是在反高鐵苦行之中,最深印像的兩支作品是上面引述的兩支歌。「不少人對你的認識也來自社運及社運有關的創作,你認為這情況,於你來說,理想嗎?」「身份源自生活。每個人都很複雜,但每個人都想為別人貼個標籤方便理解,總的來說我得到的對待真不算壞。」他答道。

採樣    方法不會同樣

在訪問或他自己寫的文案之中,採樣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和做法。先說說,採樣是從一段比較長的樂曲、聲效中抽取其中,而非全部,再將這個抽取部分作為參考和加工。我自己非常有印像的是他寫道2005時 ,已經夾了一支三人全即興的樂隊兩、三年,他參與「前進進」的新銳劇場計劃,Tomcat 導演的《了了》。「我在廁所錄了一段水滴聲做主題音樂的節奏,然後再一層一層加上結他、鋼片琴、brush 打的鼓,土炮地錄音,加上一些聲音拼貼,造好了主題音樂。」這次水滴聲的創作,也算是他的一條開口之匙,我對此,非常感到興趣,追問之下,仁說「至於那次為何想到用水滴聲,原因都不大記得了,那個戲是寫導演剛過身的父親跟她的關係,相信是水滴聲柔弱地一下一下讓我聯想到時間的過去/失去吧。」

愛以不同方式創作的黃衍仁 (來源:黃衍仁 facebook)

愛以不同方式創作的黃衍仁 (來源:黃衍仁 facebook)

我立即想到,今次「玩水滴」的想法如此靈機一觸,未知有無其他類似的創作方法?「配樂創作的方法可以每次都很不一樣。以我的經驗來說,劇場音樂創作中的變數往往更大,因為創作時間通常是排戲的中期已介入,有時寫好了一些曲甚至會影響到導演的走向,也要跟演員的節奏、聲線、聲量去配合。」

「很多時我會視整個戲為一首歌,在聲音的維度裡自有其起承轉合,而『音樂』只是整首『歌』的一部份。如果參與的制作有劇本,我通常會從閱讀開始,看看單從文字會否得到刺激,有的時候則要浸在戲入面,感受音樂漫漫從寂靜裡浮出來。」劇場與配樂的關係,予黃衍仁來說,又是甚麼呢?我還未發展到把這個問題掛出口,他就已經以這個比喻答了我。

試聽〈蓮蓬採樣:火車駛過房間〉

 

試聽〈蓮蓬採樣:西夏旅館〉

靜默內省

在眾籌專輯的宣傳文案中,黃衍仁說「......於我,今天更重要的問題是:何處靜默?」我反問他,世界、網絡世界太躁雜,我們都想脫離,但完全脫離就會失去改變世界的決心,同意嗎?要逃嗎?還是用何種形式來做下去?「其實我說的靜默比較純粹,更多是指向內省:在我們的創作/表達裡的收放。放很易,推大音量很易,但我們有否認真去聽?」在爆炸性的每日日常之中,我們真的失去認真去聽的耐性。真的。

「一個戲又一個戲去演,留下幾多說話,幾多躁音?最後,二元對立都幫不了我們,靜默總是要多得躁音出現。」

訪問結尾,我好奇問黃衍仁的「前途」問題。他答得淡然和堅定。「我好喜歡做配樂。」

「從來沒有呢埋喊然後覺得堅持『理想』就要點點點好熱血那種。暫時未有想到轉行。」不會忽視他那平靜和堅定的心。在我深夜執筆之時,還會被這種肯定所撼動。

 

作者 facebook PageOne Band One Day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